详情页

小说 >三国小术士

三国小术士 作者: 水冷酒家

分类: 历史军事

标签:

状态: 已完结

阅读 加书架

简介: ”别人穿越,都想改变历史,成就霸业,当亿万富翁王宝玉穿越到三国后,却只想着如何回到现代,同时,他悲催的发现,历史不是书上写的那样……”

正文:   大江东去水茫茫,流尽几多哀伤,英雄一梦惊沙场,山川空伫立,残阳染戎装。回望归途草色里,他乡倩影倚窗,何日再聚话凄凉,相思千年过,万古共断肠。  ……  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纷纷扰扰,争斗不休,强者胜出,弱者消亡,朝代更迭,形成历史。  在历史的长河中,有一种特殊的职业,看似不入流,却悄然推动了历史的发展,这便是术士。  术士,是指从事天文、地理、医药、占卜、风水、修仙等神秘活动人士的统称,当今游戏中的术士职业,则不再此列。  术士层次不同,分为小术士和大术士,小术士行走四方,颠沛流离,被称作江湖术士,常与骗子划为一流,而大术士则成为权臣谋士,位高权重,辅佐王权,建功立业。  王宝玉是当代的一名小术士,懂风水、会看相、晓算卦,后来走了超级狗屎运,居然成为了一名亿万富翁。  拥有豪车别墅、娇妻爱女的王宝玉,尽管宅在家里,日子却过得无比逍遥快活,让人羡慕不已。  然而,世事无常,就在一个晴朗炎热的夏日,天空突然响起一个炸雷,王宝玉悲催的穿越了……  ……  风和日丽,万里无云,但有一处却是地动山摇,杀声震天!  这是一片狭长的山谷,两队分别穿着土黄色和灰色古装服饰的兵士们,狭路相逢,分外眼红,正各自挥动手中的兵器,混战厮杀在一起。  人喊马嘶,刀光剑影,兵器格斗发出刺耳撞击之声,不时有鲜血从战斗中的士兵胸口迸溅而出,伴随发出一声声的惨叫。  两军中间,一位骑着枣红色高头大马,手持一柄长刀的白面将军,正跟另外一名骑黑马手持长枪的的黑脸将军酣战在一处,马头交错之际,刀枪在空中划着凌厉的白光弧线,碰触时更是发出嗡嗡的尖鸣!  酣战几十个回合,两个将军似乎旗鼓相当,一时间胜负难分。  忽然,黑脸将军面现一丝阴险的冷笑,掉转马头就跑,口中同时大喝吩咐道:“诸将士听令,收兵!”  听到这一声将令,身穿土黄色军服的兵士们,立刻掉转马头,如同潮水回流一般,疯了似的向后逃窜。  白面将军见此情景,嘴角挂起了一丝得意的笑意,不由高声喊出了一个字:“追!”  “杀啊!”这边的将士们已经杀红了眼,纷纷大喊着,掩杀了过去。  追了约有二里,绕过一处山坳后,白面将军却猛然勒住了马头,愣在了当场,只见前面的山谷中,堆积着大量干枯的柴草,挡住了去路。  于此同时,那名逃走的那名黑脸将军,却已经掉转了马头,仰天发出了一阵狂笑。  不好!白面将军心中升起了一丝不祥之感,面色一惊,立刻掉转马头,高声对众人喊道:“中计了!快撤!”  只是,白面将军的话音刚落,对面的士兵手中骤然出现了一支支火把,于此同时,山上也出现了不少的黄衣兵士,更有一团团的干枯柴草,从山上急速滚落下来,堆成了一团,封住了退路。  “为将者不懂兵法,不用计谋,自寻死路!”黑脸将军傲气的嘲讽道,随即大手一挥,无数的火把随着手势抛在了柴草之上,干枯的顷刻之间柴草被点燃,烟雾滚滚,火光冲天,白面将军这队人马,被彻底困在了火海里。  这边身穿灰色战服的兵士们,见此情形,发出了一声声惊恐的叫声,阵脚大乱,有些悍不畏死的士卒想要冲出去,却被巨大的火舌逼退回来。  不消半个时辰,他们就将在烈火中化为灰烬,侥幸不死的,也肯定要被滚滚的浓烟呛死,一股死亡的气息笼罩了灰衣军队!  白面将军后悔不已,两行清泪从脸上滑落,他扬天长叹,悲鸣道:“天要亡我,人力莫及!主公,哥哥,来世再报知遇之恩!”  说罢,白面将军从腰间抽出了一把雪亮的短剑,抵在同样雪白的脖颈间,准备一死了之,他宁可就这样死去,也不想被对方活捉了去。  然而,就在这危机关头,原本晴朗的天空中,突然响起了几声炸雷,震荡的那叫一个山摇地晃,闻者色变,火海中的白面将军,动作不由的微微一滞。  炸雷响过之后,一团方圆数里的乌云,突然莫名的出现在火海的上空,而且越来越浓,颜色越来越黑,显得无比沉重,有种“黑云压城城欲摧”之感,让人仿佛根本透不过气来。  “莫非要天降大雨?”白面将军心头一喜,不由放下了短剑,满眼期望的望向了天空。  低垂的黑云并没有雨点落下,却蓦然刮起了一阵狂风,顷刻间飞沙走石,风助火势,四周的大火反而燃烧的更加凶猛,不少士兵身上已经粘上火星,衣服燃烧了起来,都无比惊恐的扑打着,浓烟已经熏呛的一个个都像是黑木炭一般。  白面将军垂下头,又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自知在劫难逃,并无回天之力,再度举起了手中锋利的短剑,对准了自己的咽喉。  而就在此时,天空中又是异变突起,那团黑云竟然随着狂风,高速的旋转起来,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中间的黑云开始向下垂落,形成一个巨大的漏斗形状。  如此诡异的场景,将所有人都惊得目瞪口呆,仿佛看到天魔降临一般,忽地,云朵中蓦然垂落下了一物,正好落在白面将军举起的短剑之上,并没有听到声音,短剑却断成两截!  白面将军惊愕之余,下意识的伸手一抓,身手极快将那个东西抓在手里,此物凉丝丝的充满了沉重感,摊开手掌一看,只是一个黑漆漆的圆球形状的物件,非金非石非玉,普通至极,却看似坚韧无比。  “天降之物,定然不同凡品。”白面将军暗叹了一句,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自己身处危险的火海之中。  呜呜呜!仿佛恶魔悲鸣般的声音传来,不停旋转的漏斗状黑云,底端继续垂落,终于到了地面,刮起了更大的狂风。  令人难以置信的场面发生了,漏斗状的黑云仿佛有一股巨大的吸力,竟然将火海中的火焰尽数吸入其中,一点火星都不剩,向着高空席卷而去。  从地面冲着天空的火焰,蜿蜒曲折,正如一条巨大的火龙,声势惊人,直冲云霄。  “火龙!”  “天降火龙!”兵士们纷纷发出了一声声惊呼。  原本以为胜券在握的黑脸将军,此时更是差点惊掉下巴,看着地面之上再无一点火焰,他好半晌才不可置信的挠挠了头,自语道:“此人必有神鬼相助,我不能胜也!”  收兵!黑脸将军悻悻的大声吩咐了一句,这边兵士们早已被此景象吓破了胆,立刻掉头就跑,这队人马迅速消失在山谷之中。  天空的黑云吸取了地面的火焰,仿佛有了能量一般,里面发出一阵阵的爆裂之声,随后以极快的速度,向着远处平移了过去,间或又听到了几声雷鸣。  随着移动,黑云却越来越淡,渐渐变得透明起来,终于消失不见,宛如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  没人注意到,在晴朗的天空中,隐隐一丝细细的亮光,从化开的黑云中,冲入到一处清澈的河水里。  劫后余生的白面将军,尽管脸上布满了烟尘,却长长舒了一口气,眼角浮现出了泪光,泪光凝聚,终于顺着风尘仆仆的脸庞滑下,露出两道细嫩的皮肤。  白面将军仔细看了看手中的黑色小球,视如珍宝一般,将其小心的收入怀中,招呼剩下的将士们,收兵回城。  ……  咕嘟嘟!咕嘟嘟!在一条缓缓流淌的河水中,难以察觉的冒出了一串串泡泡!  河水之中,一位身无寸缕的少年,正漂浮在水里,双目紧闭,一动不动,宛如死去了一样,当天空的那缕亮光,不可察觉的融入他的身体,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少年猛然睁开了眼睛。  透过清澈的河水,少年眼前的水里,出现的是一排晃荡着的脚丫子,有的肥厚如同熊掌,有的则瘦若干柴,但有一点却是相同,那就是脚掌上都布满了厚厚的茧子,丝毫美感也没有。  少年不由皱了皱眉头,大概是觉得恶心,河水憋得他几乎透不过气,他顾不得想太多,猛然往上一冲,想从河水里探出头来,呼吸几口新鲜口气,却蓦然被一样东西给扯住了脑袋,心里顿时大惊。  从水中回头望去,他却惊讶的发现,并没发现河水中有其他人,限制自己行动的,正是脑后莫名的长发!此时,几缕发丝正缠绕在一蓬带刺的水草上。  咕嘟嘟!又呛了一口河水,少年慌乱的在水中翻了个身,回身扯住了自己的长发,用力的撕扯了起来。  “水里仿似有条大鱼!”河岸上传来了一声破锣嗓子的惊呼,却是一名窝瓜脸的农妇,原来,少年在水中翻身的过程中,露出了一片白肉,正如一条大鱼跃出水面。  “我等找网具将大鱼抓来!”另外一名大脑门的农妇,流出了口水,兴奋的跃跃欲试。  然而,大脑门妇女话音刚落,水中又是一阵翻腾不休,突然,一名披头撒发的少年,猛然从水中露出了半截光着的身子,一边狼狈的整理着如麻乱发,一边大口呕出胃里的河水,然后郁闷的不停喘着粗气。  这场景,将河岸上正踩在水里洗衣的农妇们惊呆在当场,她们完全没有想到,河水中居然藏着一个人,而且还藏了这么长时间。  站在水中的少年看见了河岸上的妇人们,脸上更是写满了惊愕和不解,那表情也像是见到了鬼一样。  此名少年,正是从遥远的二十一世纪现代穿越过来的亿万富翁王宝玉!  作为一名不折不扣的现代人,面对几名挽着大半截裤腿,身穿粗布衣服,头上插着一条木头簪子的姿色平平的古装农妇,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置身何处。  “嘿嘿,几位大姐,拍戏呢。不错,导演挺有眼光!”王宝玉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在水中拱手嘿嘿笑,理所应当的想到这是在拍古装片。  然而,王宝玉不停的晃着脑袋四处张望,却根本没有看见摄像机的存在。  农妇们更是一脸茫然,根本没听懂少年在说什么,却有一名皮肤黝黑的农妇,突然想明白了什么,脸上泛起了一丝愠怒,对众农妇道:“此子藏在此处,是想玷污吾等的清白!”  “唯有以死以示清白!”那名大脑门的妇女,居然夸张的掉了几滴眼泪,仿佛受了奇耻大辱一般。  话音刚落,便有几个人纷纷点头附和,一起跟着抹眼泪,就好像真的要赴死一般。  一个胆小的女人有些不甘心,小声辩解道:“所幸没有脱衣下水沐浴,不过看到双足而已。”  那位带头自杀的农妇愤愤的呸了这个女人一脸口水,鄙夷道:“区区贱命,哪里比得过贞洁重要。你且苟活,看世人如何轻视你!”  胆小女人愣住了,大概想到了男人厌恶,婆家嫌弃,邻居吐沫星子淹死人的悲惨局面,也不禁嚎啕大哭,“罢了,罢了,一起死吧!”  王宝玉听懂了农妇们的话,一阵大汗,心中暗道,有这么严重吗?就看了几只大脚丫子而已,这里的民风居然如此保守,在老子生活过的大都市里,满街都是穿着露趾凉鞋的女人,而且脚丫都保养的很好,又白又嫩,那才叫漂亮呢!  农妇们装腔作势的哭了几声之后,便都发了愁,怎么个死法呢?喝药抹脖还是跳河?  大家嘁嘁喳喳的聚在一起议论了半天,都面露恐惧之色,一旁的王宝玉看得嘿嘿直乐,又不是自己要逼死她们的,家属告到哪里也告不赢。  再说王宝玉也看出来了,这些人也就是说说而已,并非是真的想死。于是双臂抱于胸前,幸灾乐祸的看着这些女人如何收场。  然而,令王宝玉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这一行为彻底激怒了这些女人,大家纷纷对他抛来唾弃的目光,突然一名妇女建议道:“此等淫贼,留着也是祸害!不如打死这淫贼,既可证实我等清白,还可为民除害!”

目录(共2434章)


查看更多

本周最佳

没找到喜欢看的书?搜索试一下!

新浪小说 排行榜 分类 免费

个人中心.书架.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