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页

小说 >剑中仙

剑中仙 作者: 高慕遥

分类: 武侠仙侠

状态: 连载中

阅读 加书架

简介: 魔门游侠方骏眉离家乡,飘远洋,踏仙门,碎敌颅,斩天地星辰,杀出一个仙路颠峰。再回首时,身后是千千万万的追随者,眼前还有万万千千的妖魔邪鬼。再来战!取我的利剑,牵我的战马来!……逆乱时光,踏碎凌霄,只为她,一怒成仙!

正文:   第一章 我叫方骏眉  积云山。  高达六百丈,山势巍峨。  山中盘踞着盘国最强大的黑道宗门,剑北山城。  剑北山城,离恨魔宫,天雨楼,并称盘国三大黑道宗门。  三派行事冷酷,我行我素,不乏伤天害理,作奸犯科,是白道宗门和正派武林人士,最痛恨又最忌惮的三大势力。  而这三个门派之中,剑北山城的势力还要强上一些,执掌黑道之牛耳已经有许多年。  究其原因,最重要的一条,便是因为剑北山城这一代的城主“负剑老人”,此老实力强绝,纵横无敌,雄踞盘国第一人的宝座,已经有五十年的时间,死在他手上的正邪高手,不计其数。  他最出神入化的手段,便是仿佛能够提前看到对手的攻击一般,半道截下,没有半个对手能够例外,无论对方有多高明有多快,其中诡秘处,远远超出了后发先至的层次。  这门手段,惊神骇鬼,但他是如何做到的,没有半个人知道。  亲近之人中,大弟子是最常问起的,总以为负剑老人还藏着一手没传给自己,负剑老人却说,只是因为他有着超越常人的灵觉。  如今,这位盘国第一人,也将走到生命的尽头。  ……  积云山顶,房屋成群,鳞次栉比,仿佛小城。  在最深处的一间房间里,光线暗淡,白带飘摇,一个长身老者,躺在床榻上,双目茫然又平静。  满是皱纹的肌肤,如同风干的橘子皮,诉说着时光的无情,面上老人斑点隐现,满脸灰败之色,曾经雄壮的身躯,也如老树一般枯萎了下去,曾经雪亮慑人的目光,也浑浊一片,曾经有力的大手,干瘦到令人唏嘘,一副行将逝去的样子。  正是负剑老人,如今已经百岁高龄,相比起普通的凡人老者,当然已经算长寿,但终究敌不过时光。  负剑老人年轻时候,性喜奢华权势,爱出风头,但成了盘国第一人之后,性子渐渐淡薄,终于看开了名利之事,因此这间宫殿,可说布置的相当简陋。除了一桌一椅一床,再无其他摆设,连凳子都吝啬一张。  至于此老曾经从不离身的相思剑,早已传给了自己最得意的二弟子。  负剑老人仰面朝天,凝视着屋顶的方向,神色格外复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在床边不远处的地板上,却跪了十一二个男女老少,均是剑北山城最重要的人物。  最前面,两人并跪,左面的是一个三十多岁模样的青年男子,身材高大,高鼻深目,面孔狭长,目光平静中透着冷峻,穿着一袭宝蓝色的锦袍,气质看起来有些阴冷,此人名叫冷千秋,是负剑老人的大弟子。  冷千秋虽然只有三十五岁,但已经是盘国壮年一辈中赫赫有名的高手之一,外号剑霸,酷喜权势,性子极独,杀伐之冷狠,比起负剑老人年轻的时候,只有过之而无不及,不少修士预言,此人若是取代负剑老人,成为剑北山城新的主宰,盘国黑道三分的局面,必将很快就会被打破,江湖又一次巨大的腥风血雨,很快就会到来。  跪在冷千秋旁边的,是负剑老人的三弟子,“红衣女”舒楚楚,此女是负剑老人晚年所收的徒弟,今年才二十四岁,将负剑老人晚年的淡薄性子学了个遍,性子纯良,无心权势。  舒楚楚的长相自然不用多说,身材婀娜,天香国色,最动人处,是一袭红色长裙,飘逸如火,远远看去,仿佛火中仙子,不知道受到多少狂蜂浪蝶的追捧,但此女性子高洁,半个也看不上。  二人身后,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气息收敛,面色肃穆,但隐有跋扈之相。  一干人等,已经跪了小半个时辰,负剑老人始终没有说话,但没有任何人敢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就算负剑老人已经快要死了,依旧可以在几息时间里,取了他们中大多数人的性命。  ……  “千秋,我死之后,你为剑北山城的城主。”  负剑老人终于开口,声音虽然轻微虚弱,但威严之盛,仍不容任何人质疑。  “是,师傅!”  冷千秋沉声回了一句,乌黑深邃的瞳孔深处,闪过松了一口气的神色。  这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总算没有等的太久,虽然负剑老人早就将山城的所有事情交给他打理,但缺了这一个城主的身份,对于沉迷权势的他来说,总是一块心病。  若是负剑老人久久不将这个城主传给他,或者传给了其他人,冷千秋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负剑老人似乎看穿了他的心境变化,老树皮般的面孔上,扯出一个有些苦涩而又无奈的笑意,声音异常和蔼道:“痴儿,总有一天,你会跟我一样,将世间一切权势之事看穿的彻彻底底,再不留连,只觉得如今所追求的一切,不过是一场笑话。”  冷千秋闻言,冷淡的面孔上,终于浮现出悲伤之意,身躯微颤起来,突然想起自己原本是个孤儿,是负剑老人将他带上了山,悉心教导,才有了今天的成就,在他的心里,负剑老人是个亦师亦父般的存在,只是此老久不传位,才令他生出了嫌隙之心,情感渐渐淡了。  “师傅——”  冷千秋悲呼了一声,向前跪行了几步,来到负剑老人身边,一双枭雄目,微微颤动着。  “若真有那样一天,徒儿绝不留恋,会为我山城,选一个最合适的接班人,但在那之前,就让我尽情享受权势带给我的快乐和满足吧!”  就算沉迷权势,冷千秋也不觉得自己有任何的错,这是一个心志坚定到了极点,执着于自我道路的天骄豪雄。  负剑老人伸出干枯的手掌,握住他的手掌,目中带笑道:“千秋,你真的很像我,当年,我也是这么想的。”  冷千秋默然不语,面色悲怆。  “我传位于千秋,你等可有意见?”  负剑老人问向冷千秋与舒楚楚身后的一干人等,神色蓦然威严冷漠起来,浑浊的眼睛里,突然精芒大起,令人不敢直视,身上亦散发出阴冷的气息。  一干人等,身躯微颤。面面相觑了一眼之后,忙整齐道:“没有意见!”  负剑老人逐一扫过众人,最终微微点头,没有再多警告众人,相信无论发生什么,自己的大徒弟,都能够处理的很好。  片刻之后,此老又转向冷千秋道:“我死之后,离恨魔宫和天雨楼,还有那些自诩正派的家伙得到消息,必然会有所动静,千秋,交给你了,该下狠手的时候,记得千万不可留情!”  话到最后,杀气横生,枭雄心性尽显!  “师傅放心,弟子从来不知道留情二字怎么写!”  冷千秋冷冷应了一句,面上悲伤之意,已经收起,转为最冰寒的冷漠。  负剑老人满意点头,望向自己的小徒弟“红衣女”舒楚楚。  “师傅。”  不等负剑老人开口,舒楚楚往前跪了跪,一双洁白如玉的手,已经主动握住了负剑老人的手,感受到此老的体温有些凉,输入了一道精纯的内力。  面上虽然挂着一个动人的笑意,但笑意里充满了悲伤,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楚楚,我死之后,你想去哪里,便去哪里吧。”  声音异常的温和,负剑老人对这位唯一的女弟子,一向很宠溺,说完又道:“若是累了,受了委屈,你便回来,我相信,千秋和骏眉,都会为你做主的。”  舒楚楚闻言,泪如断线珍珠滑落,螓首连点,却又说不出话来。  此女对负剑老人的情感,同样复杂,此女禀性纯良,出淤泥而不染,一方面感谢此老收自己为徒,教导自己文治武功,另外一方面,又深恨剑北山城这个黑道宗门的肮脏和丑陋的那一面,若非因为负剑老人的身体越来越差,她早就已经离开了。  负剑老人摇头一笑,自嘲道:“我这一生,被人骂阴,骂邪,骂狠,骂冷酷残暴,教出来的三个徒弟,却有两个不像我,实在是滑天下之大嵇!”  众人不语。  “骏眉现在在哪里?”  负剑道人唏嘘完,终于问起自己最后一个徒弟。  冷千秋面色一正,恭敬回答道:“二师弟独自游历天下已经有五年,神龙见首不见尾,连我也掌握不到他的确切行踪,但肯定在盘国境内,我已经派出山城中的精锐去找他了,师傅不必担心,他很快就会回来的。”  负剑老人点了点头,眼中升起异常复杂的神色。  这复杂,连冷千秋也无法看穿,虚幻,缥缈,还有深深的遗憾。  ……  山色青青,残阳如血。  这里是盘国北方,一处盗匪横行的险恶之地,名为万罗山,山上住着的,是一个名为鬼柳窟的势力,鬼柳窟的势力中人,大多是无恶不作的凶徒,手上不知道沾了多少人的鲜血。但因为万罗山地势险要,再加上这处势力背后,还有更强大的靠山,许多年来,虽然做下恶事无数,却没有谁能奈何得了他们。  今天,鬼柳窟中,伏尸满地,血流成河。  山顶之上,没有一点人声,寂静如死,连鸟兽都被此人的杀伐手段,骇的停止了鸣叫。  带来死亡,令他们流尽肮脏的鲜血的,是一个身材高大伟岸的男子,此人头戴竹斗笠,看不清楚长相,穿着一身雪白色的武士服,一手长剑拄地,一手提着酒壶,饮的正痛快,一副安闲又豪迈之相,风采油然。  “阁下究竟是谁?竟敢屠了我们鬼柳窟,你可知道我们鬼柳窟和离恨魔宫的关系?”  山顶高处,两人对峙!  厉喝之声,来自其中那个满身是血的修士。  此人身上,血口极多,密密麻麻,鲜血仿佛从每一寸肌肤里射出,连脸上也同样如此,因此已经不太看的清楚容貌,只隐约可见是个面脸横肉的中年男子。  尽管如此,此人却没有死去,看样子,该是剑伤,只有最高明的剑道好手,才能做到这一点。  “我叫方骏眉!”  声音磁性动听,低沉平静,白衣男子一把揭下头顶的竹斗笠,随手抛去,竹斗笠划过一道美妙的弧线,落入了草丛中。  白衣男子露出真容,是个二十三四岁模样的青年,皮肤白皙,相貌俊美,轮廓分明,尤其是两条眉毛,格外的浓黑,又长直如剑,仿佛墨汁画出来的两笔一样,好看到了极点,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扎了一个英雄髻,大半披散在身后,微微有些凌乱,随风飘扬着。  男子嘴角挂着一个异常爽朗的笑意,露出两排整齐雪白的牙齿,说不出的阳光满面,两只乌黑的瞳孔里,闪烁着星星般的明亮神采,令人心生好感。  “你就是——剑北山城的方骏眉?”  血衣男子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这个名字,实在太出名,太轰动,在二十出头的年纪,成为先天境界的武林高手,整个盘国的江湖历史上,也没有几个,方骏眉偏偏是其中之一,此人也被誉为剑道上的绝顶天才。  “我就是方骏眉。”  白衣男子再次点头,笑容依旧,目光越发明亮起来。  “同为黑道一脉,我们鬼柳窟与你剑北山城无冤无仇,离恨魔宫又以你们剑北山城为尊,你为何要来挑了我们鬼柳窟?”  方骏眉闻言,嘴角勾动的弧度更大,咧嘴一笑,阳光之极道:“谁说——黑道中人,就不能行侠仗义?”  嗖!  方骏眉拔剑一点,一道青色剑芒,从剑身上脱离而出,直射对方的喉咙而去,动作轻盈灵动,浑然天成,不带一丝泥水。  砰!  血液飞溅,血衣男子轰然倒地。  方骏眉微微瞥了一眼,笑容渐渐收起,面色渐冷,饮了长长一大口酒后,扔了空酒囊,洒然而去。  漫天阳光,落在他的身上,仿佛只落在他的身上,将他的身影,照的熠熠生辉。  白衣怒马,仗剑天涯,不问未来,不染红尘!  这是属于方骏眉的飞扬激荡的年轻岁月。

目录(共2054章)


最新章节:第两千五十四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查看更多

本周最佳

没找到喜欢看的书?搜索试一下!

新浪小说 排行榜 分类 免费

个人中心.书架.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