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邂君(01) 妃
  那一夜,是上元佳节。
  从除夕开始,巽朝的都城檀寻断断续续连下几场雪,到了这一日,总算是放了晴。也使得一年一度的花灯会如期举行。
  纳兰府阖府的男眷都会往檀寻城赏灯,而未出阁的女眷却并不能去。
  因为,纳兰一氏,是巽朝除帝王天家外,最具威望的家族。
  纵不是近支王爷,襄王纳兰敬德因着赫赫的战功,终被册为世袭和硕王爷,手握重兵。
  是以,纳兰府的家规更是严于其他世家。
  可,在那一夜,纳兰敬德的掌上明珠,纳兰夕颜,抵不过外头焰火满天的热闹,一时耐不住,同丫鬟碧落骗过奶妈,换了男装从角门溜出府去。
  为避免碰到府中之人,她特意戴了一张极其狰狞的小鬼面具走于喧哗的檀寻城街头。
  这,是她留在巽国的最后些许日子——
  巽国的皇帝轩辕聿,即将下旨把她许婚于夜国的皇帝百里南。
  只待进宫象征性参选秀女后,这道圣旨就会正式颁下,然后,她会随前来迎亲的夜帝百里南,同回夜国。
  对于这桩婚事,纳兰敬德并不反对,满朝上下亦是欢喜的。
  源于,当今天下,三国鼎立:巽国、夜国、斟国。
  巽、夜两国素来交好,现任国君,更是惺惺相惜。
  惟斟国的国主银啻苍,性格暴戾,并不与两国有任何往来。
  现在,随着巽、夜两国的联姻,势必使两国的关系更为紧密相连。毕竟,这种联姻不同于和亲,意味更是不同。
  但,对于纳兰夕颜来说,这仅意味着,她留在故国的日子,越来越短了。
  嫁什么人,从来不是她这样的女子,该去考虑的。她早知道,等到了年龄,就会象表姐们一样,进宫参选,倘若落选,再被一道圣旨指婚给朝中名门望族之后。
  这是世家千金的命数,于她,不会例外。
  所以,她该考虑的,是好好地享受每一刻属于她的快乐,这,才是最重要的。
  雀跃地走在街头,人,真挤啊。不知何时,碧落就与她被挤散了。
  独自一人,她并不害怕,径直往花灯最盛处走去,迎面却驰来一条舞龙的队伍,那栩栩如生的龙首,追逐着前面的火球,舞得煞是精彩,甬道两侧,满是百姓欢呼的声音。
  她往人堆前凑去,因着身子娇小,没几下,倒也让她凑到了最前面,恰好,那火球正舞滚到她跟前,她欢喜地叫了一声。
  随着这一声,骤然间,天地色变。
  一巨响,龙首追逐的火球蓦地炸开,似金色的焰火一般四下蜿蜒溅落。
  拥挤在甬道两旁的不少人被溅落的火舌灼伤,整个欢庆的街道,顿时陷入一种疯狂无措中。
  夕颜的袍角亦被火星子燎到,她下意识地用袖摆将那些火烬扑灭,已被一旁的人群挤得向后退去。
  甬道边,是积雪初融后化成的薄冰。
  冰,很滑。
  哪怕再熙熙攘攘,没有紧急的情况发生时,人都会避开这些薄冰,可,在此刻无措的疯狂逃离中,往往就会忽略这一切。
  这种忽略无疑是致命的。
  跑在前面的许多人滑倒,更多的人踏着倒下的身子,不管不顾地继续向前涌去。
  四周是此起彼伏惨绝人寰的尖叫,这种声音,渗进夕颜的耳中时,她有片刻的怔滞彷徨,不过,很快,她就定下心神。
  随人流朝一个方向逃离,显然,不是一个聪明的法子。即便她能避开脚底的薄冰,却并不能担保会不会因着后面人的推搡被绊于地。
  她停住随波逐流的步子,迅速拧身,往反方向奔去。
  这一转身,才发现,除了因火球炸开,迅速燃烧的火龙之外,舞龙队早不是杂耍的样子,人人手上都提着亮澄澄的钢刀,向不远处张灯结彩的泰远楼厮杀而去。
  泰远楼,是达官贵人上元节赏灯的去处,坐拥最美的街景,驻兵严密。
  此时,却俨然成了人间的修罗地狱。
  正是一场绝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