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英俊男人 早安,宝贝
  那显然是个英俊的男人:双目炯炯。五官无懈可击,唇,眼,齿,鼻是完美的组合,造物主的宠儿。那下巴处蓄起的短须,给他增添了几分英气,他的肩头上挎着单反相机。
  他也许是个摄影师,也许是个摄影爱好者,可这似乎都与她无关。
  她说了一句谢谢,带着自己的包包离开,这就是生活的结局。
  可是,那站在身后的英俊男人不但说了句“不客气”还又一次的触碰了她的身体,他扶住她,并温和的问:“你住在哪?”
  不待她回答,他又道:“我送你回去。”
  她的拒绝无力而又固执:“不用了,谢谢,真的谢谢。”
  “我叫明磊。”那男子说,“很高兴看到你。”
  “希望下次还能看见你。”他在她身后温情脉脉的低语。
  她忽然心如花开,怦然心动。
  酷暑的炎热,像一股飓风把她的阴霾跟焦虑甚至是脚底的灼烧感都吹走,不留一丝痕迹。心里却是空荡荡的,拎着两只高跟鞋,包包挂在脖子上,摇摇晃晃的回去。
  围观的人就多了,这种情形不多见。
  美丽的女人,披头散发,衣衫不整,脸色污秽,脸上带着痛苦至深的木然,走路摇摇晃晃,像是个被强/奸的女人。后面的男人带着小心翼翼,紧张的跟在后面。
  可疑,可观,值得等待。尽管,烈日当空。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男子忽然没风度的在她身后吼。
  她一惊,跟兔子一样警觉的跳了起来,飞快的跑到商场停车场,一气呵成,开车离开。风中传来他的大喊声:“你叫什么名字?”
  她回答不了,也忘记了说再见。
  他不介意。
  嘴角一斜,玩味的心语:沈曼舒,真有意思!
  沈曼舒没有去公司,惊魂未定,只好先回家。电话在途中已经挂到了老公司徒苑杰的办公室。她前门刚关,他后门就进来了。
  “宝贝,怎么了?有没有哪里受伤啊?快来,让老公看看。”这个男人是永远温和的,从大学,恋爱一直到婚后,没有流露出一丝的厌烦。电话24小时随叫随到,知寒问暖。
  听说她遭到抢劫,把重要会议都停了,心急火燎的赶回来。
  他待她如他的生命!有一次,醉酒之后,他一遍遍的吻她的身体,从额头到脚底,每一寸肌肤。他吻到泪流,浑身颤抖。
  他说,他爱她如他的生命!
  她也流泪,为他,也为自己。
  从此,把自己陷入这个幸福的囚笼里,不知黑夜。
  沈曼舒躺在沙发上,司徒苑杰就把她的脚抬起,搁在他的双腿之上,拿了药棉沾着消毒水一遍遍轻柔的擦,眼里却喷出火来:“你傻瓜啊,不就一个包嘛?大不了,我再给你买。”
  她也委屈:“你送给我的嘛,再说也是限量版的。”
  他听得心里清凉清凉的,神情更加的轻柔,语气也松了许多:“下次,注意点,知道不?傻瓜。”他又习惯性的揉揉她的头发。
  她彻底失去了力气,软软的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司徒苑杰帮她的脚清洗,敷药。按摩她的小腿,大腿,手臂,跟后背。她舒服的睡着了。
  梦里,竟然遇见了那个男人,他扶着她的胳膊,说:“我送你回家。”
  她一惊,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