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帝妃:狂夫难驯
穿越重生 | 囍多多 已完结 | 209.0万字

第1章 惊世重生

  圣灵大陆斩妖台,云雾妖娆,虽无草木奇花,却仍旧胜似仙境。
  一抹鹅黄色的纤瘦清影,正站在斩妖台的断头台上,双手被缚于身后,她面容清秀,眼眸如水,是个清雅淡然的美丽女子。
  旁边站着的刽子手,目光森森,手握寒刃,和她的淡雅纤弱完全不相符。
  “茗玉……”
  随着一阵风动,一声轻轻的男子叹息传入鹅黄色纤瘦清影的耳中,惹得她淡淡一笑。
  “我还在想,皇上是不是不会来了呢。”她明眸善睐地看着眼前的九五之尊,唇角微弯。
  “你恨朕吗?”轩辕南眸色复杂地看着这个他深爱的女子,瑰丽的唇瓣微启。
  她是风家嫡女风茗玉,亦是他的准太子妃,她助他登上大宝,他却下令将她斩首。
  风茗玉勾唇一笑:“皇上希望我恨吗?”
  轩辕南心中一紧,他当然不希望她恨他,因为他从未想过放手。
  “我不恨。”风茗玉清雅一笑,一头未曾束缚的青丝随斩妖台的冷风而飘散,“我的命是皇上给的,如今还给皇上,便和皇上两清了。”
  他救过她的命,陪了她十年,十年时间里,她早已爱上他。
  可惜,她比不过江山,比不过他的千秋万业。
  想恨他,但不愿自贬身价,她不想为一个不值得的人活在仇恨里。
  “两清?”轩辕南突地也勾唇笑了,明黄色袍袖微微一拂,转身:“不恨就好。”
  想跟他两清吗?恐怕不能呵……
  随着轩辕南一步步远走,风茗玉泰然趴在了断头台上,刽子手目光微微一寒,手起刀落!
  嚓!
  一滴泪,混合着鲜血,落在了斩妖台的云雾之中。
  轩辕南紧紧一握拳,不敢回头看,两行冰冷的泪也涌了出来,却被他很快擦去。
  风茗玉,准太子妃,于南帝登基二月后,被斩首于斩妖台。
  风茗玉以为自己死了,但却在短暂的混沌之后,听见身边一阵嘈杂,紧接着是浑身如针扎的火辣辣剧痛,痛得她几乎忍不住想要呻吟!
  “爹,凤玲珑的尸体看着好恶心啊!快叫人把她拖出去吧!”一个娇嗲的女子声音响起,听在风茗玉耳里十分陌生。
  凤玲珑?南部大家族凤家的天才少女?
  年仅八岁时便是三阶斗师、被誉为天才少女,却在十二岁时一下子沦为一阶斗师、甚至丧失修炼能力的废物?
  正在风茗玉回忆凤玲珑资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好,就依碧落的,来人!将凤玲珑的尸体拖出去,喂狗!”
  风茗玉听过这声音,是凤家家主凤宸业的,顿时在心中对此人印象大打折扣,虎毒还不食子呢!
  不过,当风茗玉感觉到有人走到她身边,抓起她两只胳膊用力拉的时候,她就吃了一惊!
  怎么这几个人奉命去拖凤玲珑的尸体,却来抓她的胳膊?
  难道……
  一个可能性在风茗玉脑海里形成,她吃惊之余却也没忘了目前处境。
  “放……手!”拼尽全身力气,风茗玉厉声喝道。
  两个奉命来处理凤玲珑尸体的凤家下人本来以为凤玲珑已经死了,没想到凤玲珑居然没死,还能开口说话,顿时被吓了一跳,一下子都松开了手。
  “这逆女居然还没死?”凤宸业也吃了一惊,看着地上逐渐睁开眼的庶出女儿。
  这个时候,风茗玉的灵魂已经和身体融为一体,所以,如潮水般的记忆涌入了她脑海中。
  原来,她果然从风家嫡女变成了凤家庶女,也就是南部凤家曾经的天才少女,凤玲珑!
  凤玲珑之所以惨死,是因为凤玲珑的二姐凤碧落,也就是之前骂凤玲珑的尸体恶心的女子,冤枉凤玲珑偷了她的碧海珍珠串。
  凤碧落一状告到凤家家主凤宸业面前,在凤碧落的挑拨下,凤宸业责罚凤玲珑一百鞭!
  凤玲珑被行刑之前,曾大声哭喊求饶,而凤宸业不为所动,凤碧落则娇笑着说道:“妹妹,你也别怪二姐不帮你,这样吧,如果你挨完这一百鞭还能不死,二姐就给你找大夫。”
  结果当然可想而知,凤玲珑才挨了五十鞭,就被确认为断了气。
  但谁都没想到,一百鞭打完之后,本来断了气的凤玲珑居然又活过来了!
  “你……”凤碧落也万万没想到凤玲珑命这么大,刚刚那一百鞭,她可是暗中吩咐行刑的打手用斗气狠命打的,要不然凤玲珑怎么会在五十鞭的时候就断气了?
  “我没死,二姐是不是该给我请大夫了?”凤玲珑咬牙站了起来,浑身是血淋淋的鞭伤,但笑容异常地明媚妖冶。
  被汗水打湿的凌乱秀发贴在前额与颈项中,竟让人感受到无与伦比的野性美,那双目光熠熠的明亮眸子里,更是焕发出让人无法直视的璀璨光彩。
  凤碧落气得站了起来,纤纤玉手一指凤玲珑,正要发作,这时候却有一道声音从门口响起:“凤二小姐不用亲自去请大夫了,我家主子已经把大夫请来了。”
  所有人惊讶地朝门口看去,等看清来者何人之后,顿时都是神色一肃,不由自主全站了起来,向来人行注目礼。
  一身银白色束身锦袍,上好的贡品柔缎贵气逼人,仿佛生来便高人一等。俊美绝伦的五官,薄而线条鲜明的唇透着凉薄无情,那微翘的睫毛却减淡了这冷意。
  一双尾角上挑的摄魂桃花眼泛着微微冷光,给人一种乍暖还寒的错觉,他凤目半眯,修长食指点颚,一撂若流水般的黑发因此斜泻而下,更加衬托出他的妖冶不羁。
  凤玲珑忍着身体的剧痛转头去看。这个人,不但是凤家,轩辕国任何一个人,都惹不起。
  “凤家好热闹啊!”来人魅惑众生地笑道,经过凤玲珑身边时,出乎意料地给了她一个妖孽的笑容,并解下身上的披风,盖在了衣裳被鞭笞破了的凤玲珑身上。
  凤玲珑略呆怔地看着面前俊美无双的男子落座于她面前,堂而皇之占了凤宸业原本的位置,屁股下面还垫了件衣服,好像嫌凤宸业脏似的,她的大脑就有一瞬间的短路。
  他怎么会出手帮人?又为何偏偏是她?
加入书架
详情
设置
字体大小
A- A+
背景颜色

主人,请将我加入书架吧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