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给我 挂名新妻
  夜,寂静而深沉,隐约又透着一股躁意,让人心慌慌的。
  叶念桐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安静地看着窗外,夜风拂过,落叶纷飞,打着旋儿的落进尘埃里。那么孤单,那么凄绝,一如她的爱情,孤勇过后,只剩无尽的凄凉。
  小叔已经拿到她派人送去的文件了吧,那么他必定能与厉御行相抗衡,挽救家族企业。
  厉御行,厉御行,想到这个名字,她就痛彻心扉。原来无论她如何赤诚以待,他眼里看见的人始终都不会是她。
  远远的,车前灯穿过树影急驶而来,“嘎吱”一声,奢华低调的银色卡宴利落地停在梧桐院前。紧接着从车里走出一道颀长挺拔的身影,正是厉御行。
  念桐的心狂跳起来,她看着那道身影徐徐走进前院,像是感应到她的目光,他抬起头来与她遥遥对视。
  叶念桐僵站在原地,心口莫名一滞,就见他收回目光,大步走进别墅。她浑身脱力般靠在冰冷的玻璃上,狂跳的心脏撞得她胸腔隐隐发痛。
  叶念桐意识到什么,强烈的危机感令她的身体迅速做出反应,她欲逃,却被厉御行扯住手腕,下一秒,她就被扔进了柔软的大床上。
  “不,不要。”叶念桐害怕了,她被他强势禁锢在床上,睡衣在拉扯间,已经崩裂了几颗钮扣,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这无疑更刺激男人的眼球。
  厉御行的目光更加幽暗了,他贴在叶念桐耳边,用着近乎温存的语调,说:“桐桐,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最恨被人背叛!”
  叶念桐骇得浑身都在发抖,她知道厉御行生气了,而她承担不起惹怒他的后果,她直觉否认,“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没有?”厉御行冷笑一声,他一手捏住她的下巴,一手拿着一份文件,“你别告诉我,这份文件上的签名不是你亲手签署的。”
  叶念桐瞳孔猛地撑大,那是她让人送走的离婚协议书,只要这份离婚协议书生效,她就能拥有厉氏15%的股份,就能帮助叶家顺利度过难关。
  她在他与叶家之间,她选择了叶家。
  叶念桐被他逼得退无可退,眼里一片绝望的灰败,她怔怔的看着他,瞬间就泪流满面,“御行,放了我吧。”
  厉御行扔掉文件,并没有因为她的眼泪而有任何的动容,他打量着她,嗓音又低又哑,“桐桐,我说过你不乖,会得到惩罚的。”
  意识到将要发生的事,叶念桐心里像堵着一块锋利的石头,连呼吸都是一片痛意,她一脚踹过去,趁厉御行闪躲时,她飞快翻身爬起来,刚要跳下地,她的脚踝一紧。
  下一秒,她就被他拖了回去,他的大掌压制着她的背,她变成上身趴着,双腿跪着的屈辱姿势。
  “桐桐,听话。”话音刚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