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只要她 挂名新妻
  “小叔!”
  一声清脆甜糯的呼唤打断了会客室里的交谈,交谈声戛然而止,叶忱与厉御行齐齐抬头向门边望去。
  午后的阳光从树荫的间隙照射过来,打在少女活泼的身影上,少女蹦跳着闯进来,盛满笑意的黑眸亮如子夜繁星,仿佛在不经意间就能拨动旁人的心弦。
  叶念桐扑进叶忱怀里,抱着他的手臂撒娇,“小叔,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有没有给我带礼物?”
  叶忱腾出一只手来摸了摸她俏丽的短发,原本冷漠的俊脸柔和下来,含笑望着她,“我哪次忘记给你带礼物了?我走了这么久,你都不关心我在外面过得好不好,就惦记着你的礼物,真是白疼你了。”
  “小叔,你在外面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好好吃饭?有没有按时睡觉?”叶念桐吐了吐舌头,赶紧补救,就怕叶忱生气。
  “傻丫头。”叶忱宠溺的刮了刮她精致的小鼻子,瞥见一旁打量他们的厉御行,眸里的光复杂了几分,“桐桐,我有客人,你先上楼去。”
  “不要!”叶念桐赖在他怀里,向旁边的客人望去。目光不期然撞进一双暗沉深邃的褐眸里,她嗖的站直身体,那晚的记忆无意识的闯入脑海里,男人粗声低吼,女人婉转呻吟……
  叶念桐的脸刹那间红了又白,她尴尬的向厉御行点了点头,然后逃也似的往楼上跑去。
  她怕他!
  厉御行看着她见鬼似的仓皇背影,想起她刚才跟叶忱的轻松相处,莫名的让他觉得有什么东西堵在喉咙里,心里产生了一种不舒服的感觉,膈应得难受。
  他不自觉的摸了摸脸,他长得很吓人吗?
  “御行,不好意思,桐桐让我们惯坏了,她不是个不懂礼貌的孩子,只是……”叶忱没有继续说下去,厉御行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冷酷与威严,即使是一个男人面对他,都忍不住胆寒,更何况是个小姑娘。
  厉御行若有所思地看着二楼楼梯尽头,单单是针对他么?
  “叶忱,就她了。”
  叶忱震惊地看着他,他站起来,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下颔紧绷,“御行,她不适合……”
  “家姐的聘礼,只要她。”厉御行打断他的话,目光幽沉。对于叶氏来说,与厉家联姻,是他们唯一生存下去的机会,纵使他提出再荒唐的要求,叶忱也会答应他。
  “那婚礼……”叶忱俊脸煞白,他知道一旦厉御行开了口,这事就没有回旋的余地。可叶家女孩那么多,为什么他偏偏看中的是桐桐?
  “没有婚礼。”厉御行站起来,伸手拂了拂衣角,淡淡地睨着叶忱苍白的俊脸。
  叶忱大惊,“你的意思是……,不行,我不同意!”
  “叶忱,三日后,无论你用什么方法,把她送到厉宅来,否则厉叶两家的联姻,就当我们从来没有商谈过。”厉御行根本不理会叶忱的意见,他抬头看了一眼二楼楼梯尽头,唇边掠过一抹意味不明的轻笑,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