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那爱情呢? 挂名新妻
  叶忱僵站在原地,看着厉御行潇洒从容的背影渐行渐远,他浑身脱了力般跌坐在沙发上,目光落在虚空中一个点上,怔怔发神。
  叶念桐在楼上探头探脑,看见厉御行已经离开,她飞快的跑下楼来,蹲在叶忱腿边,仰头望着他,“小叔,你真的要娶家玉姐吗?”
  厉御行会出现在这里,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厉叶两家的联姻已经提上日程。小叔为了叶家,牺牲太多,如今连婚姻也要牺牲吗?
  叶忱眨了眨眼睛,回过神来,对上侄女关切的目光,他眼里的情绪尽敛,伸手将她拉起来,让她坐在他身旁“家玉很漂亮,也很温柔,娶她我不吃亏,更何况叶家有了厉家这样庞大的姻亲,是叶家之幸。”
  叶忱的话,她无力反驳,身在这样的大家族,他们随时都要做好牺牲自己一切的准备。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凄凉,为小叔,也为自己。
  “小叔,那爱情呢?”
  叶忱笑她的天真,眼里却涌动着一些她看不懂的情绪,“桐桐,爱情是你们这些小姑娘才会有的幻想。”
  “小叔,你才36,也不老啊,正是谈情说爱的年纪。”叶念桐嘟着嘴不满的反驳。
  叶忱爱怜的揉了揉她的发,看着她的目光变得深邃,谈情说爱么?恐怕他这一辈子都不可能了。
  想到刚才厉御行的强势,叶忱目光里的爱怜化作了无数的担忧,他在考虑如何启齿,都怪他还不够强大,无法将她纳入羽翼下不受到任何伤害,“桐桐,与厉家的联姻,厉御行有个条件。”
  “小叔,你已经牺牲这么多了,他们家还有条件,也太欺负人了。”叶念桐义愤填膺道。
  叶念桐自小与叶忱亲近,她出生时,叶忱16岁,他每天放学唯一想做的事就是回家带小侄女。他宠她疼她,看着她长大,长得亭亭玉立,像一朵盛开的牡丹,国色天香。
  可是曾经捧在手心的女娃娃,经过岁月的洗礼,忽然就变得倾国倾城,叶忱才猛然意识到,他这些年从不曾谈恋爱是为哪般。
  叶忱看着她鲜活动人的俏脸,努力克制住伸手抚上她脸的冲动,他苦涩一笑,“桐桐,没有所谓的牺牲,家玉对我一见钟情,是我之幸。”
  “可她……”是寡妇三个字,叶念桐到底没能忍心说出口,谁都知道厉家玉命硬,已经克死三任丈夫。小叔娶了她,哪里是幸事?厉家分明欺人太甚,仗着自己有钱,就随意摆布别人的婚姻。
  “我不在乎!”叶忱仿佛知道她要说什么,但是他真的不在乎,如果这一生,娶不了自己最想娶的女人,那么娶谁都不重要。
  “小叔!”叶念桐娇嚷了一声,“她将是与你携手下半生的女人,你怎能不在乎呢?”
  “桐桐。”叶忱轻喃一声,目光落在她微嘟的红唇上越来越幽深,他压抑不住内心的渴望,伸手轻柔地捧着她的脸,缓缓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