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婚礼 先婚后爱:盛宠小甜妻
  举行婚礼最难堪的是什么?莫过于新郎搂着小三来参加婚礼吧?
  本来以为这狗血的剧情也只有电视里有,沐小白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也能遇上。
  她站在牧师旁,小腿绷得紧紧的,因为疲惫变得酸疼,踩着高跟鞋傻呆呆的站在这里已经将近一个小时了,终于等来了新郎,只是……
  没有哪个新娘婚礼上会这么难堪吧?
  红毯上,苏逸痕一身意大利手工白色西装,优雅,尊贵,就像是一个闪光点。
  他长得很帅,是那种站在人群里都鹤立鸡群的人,天生带着闪光圈,走到哪儿都不会被忽视。
  而他也是A市赫赫有名的花花公子,花边新闻无数,完全将纨绔子弟演绎的淋漓尽致。
  此刻,他的怀里搂着一个穿着白色蓬蓬裙的女人,两人一出现,各种闪光点便刷刷的亮起。
  相比沐小白来说,他们两个人倒更像是今天的男女主角。
  “逸痕,你搞什么鬼!”叶琴脸色僵硬,低声质问,“你存心要跟我们作对是不是?”
  “没有,我还要谢谢爸妈给我找个好老婆呢。”苏逸痕眼眸微转,桃花眼里带着一抹不屑,轻轻的拍了拍女人的背,“你坐那边。”
  “逸痕。”女人嘟着嘴巴,似乎有些不满他离去。
  “乖,举行完婚礼我就陪你。”他邪魅一笑,菱角分明的脸透着一丝邪气。
  女人乖乖的点头,安然的坐在一边的空位上。
  而苏逸痕这才向牧师走去,一脸轻松的表情,不像是来参加婚礼的,倒像是来看热闹的。
  他嘴角微扬,眸光打量着对面穿着婚纱的女人,她面无表情,虽然长相不错,但是表情僵硬的简直像是块木头。
  牧师开始朗诵祝词,而苏逸痕吊儿郎当的站在那儿,无聊的摆弄着手中的戒指盒。
  “沐小白女士,无论困苦,疾病,灾难,你愿意一生一世陪伴在苏逸痕先生的身边吗?”
  静默……
  教堂里一片静寂,沐小白百无聊赖的低着头,望着鞋尖,完全没有注意到牧师的话。
  场面一片安静,继而苏逸痕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小白!你干嘛呢!”张兰在第一排大声喊道。
  啊?她愣了一下,抬起头,正好看到对面苏逸痕那张充满笑意的脸。
  “咳咳,到哪里了?”
  “木头小姐,回神了?牧师问你愿不愿意嫁给我。”苏逸痕眯着眼睛,话语中明显带着调侃。
  沐小白望着那双深邃的眸子,表情带着一丝呆愣,愿意不愿意?她哪里能选择?
  这场婚礼是她最亲的人为她挑选的,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
  转头看了一眼坐在首座,脸色铁青的沐长国跟张兰,心底的某一处像是被针尖扎了一下,那么疼。
  没有选择,不能选择,只能妥协。
  所以即使对方搂着女人走进殿堂,也无所谓,甚至连对方是谁都无所谓,这就是她的选择。
  “我我愿意。”
  台下的张兰似乎松了一口气,紧紧攥在一起的手,也松开了,宽慰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苏逸痕先生,无论困苦,疾病,灾难,你愿意一生一世陪伴在沐小白小姐身边吗?”
  “愿意。”
  相较于沐小白的挣扎,苏逸痕倒显得洒脱很多,他的嘴角一直含着笑容,那笑容看上去……像是在嘲笑。
  “请交换婚戒。”
  苏逸痕直接上前,拉起她的手,随意的将戒指套在她的无名指上,动作轻松,但是无形中却带着一股暴躁。
  他可能对这场所谓的婚礼,也不太满意吧。
  沐小白暗暗想着,打开戒指盒,拿起戒指才举起来,手一抖,戒指直接掉了下去。
  叮……
  戒指掉在地板上的声音在静寂的教堂里响起。
  苏逸痕脸上的笑容凝固,抬头看向她,“怎么?不愿意?”
  嘴角带着暗嘲,嗓音带着他独有的音频,低沉中蕴藏着一股野性。
  两个人的距离很近,她能够闻到浅淡的烟草味,还有女人的香水味,两种味道相结合。
  沐小白有些头昏脑涨,下意识的屏住呼吸,心底千百个声音喊着不愿意。
  真的要跟这样的男人结婚,拴在一起吗?
  “真是块木头。”苏逸痕薄唇微微勾起,桃花眼里折射出淡淡的不屑,弯腰,将掉在地板上的戒指捡起来。
  随后一把拽住了她的手,刻意的用力,捏着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