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妖魔 神武九天
  瀑布如同垂天白练,从摇光峰上咆哮而下,汇成一条灵河。摇光峰乃七星峰主峰,而七星山则是七星门山门所在地。
  山间峡谷、山麓,在奔腾千年的灵河的灌溉下,早已成为一片灵气盎然的沃土,适合各类灵植灵药的生发繁衍,而七星门也在这块沃土之上,开辟了一块块灵田,用来种植各种珍稀的药材灵果,被称为灵药园。
  此时灵药园内,几座茅庐前,正站着一位气质出尘的少女。少女一身纯白色的剑士袍,一尘不染,衣角随风飘动,而她的面前,正跪着一排杂役药仆。
  “大人,我……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跪在地上的一排杂役中,一位身材干瘦如同麻杆的男子战战兢兢的开口,嘴唇都直哆嗦,“小的们也是早上才发现,那块种着冰心果的苗圃,竟然全部给糟蹋了……昨天睡觉之前检查还是好好的,不曾想一夜之间出了如此祸事……”
  一边说着,麻杆男子还伸手颤抖的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块灵田。
  他身旁的所有杂役,此时也都匍匐在地,浑身紧张的发抖,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
  “平日灵药园的搭理,是你当管事?”孟冰瑶如同寒星的双眸,淡淡的扫了一眼麻杆男子,弯弯的柳眉之间,透露着尊贵的气质,不怒自威。
  作为七星门内门的天才新秀,孟冰瑶修炼的是比较少见的冰系真气功法。而灵药园里的冰心果,在未成熟之前,门主就曾早早的赏赐给她,算是她的私人灵药。
  最近她感觉自身真气凝练到达了一个瓶颈,心想冰心果也差不多成熟,于是早上便来到灵药园准备将其采摘,用来辅助修炼突破,却没想听到了这个消息!
  “小的该死,小的该死!”
  麻杆听到这话,一个劲的磕头,如同捣蒜,声音中带着莫大的惶恐:“小的自知守园疏忽,罪该万死,但请大人看在小的平日里兢兢业业,悉心照顾灵药园的份上,饶小的一条狗命!”
  孟冰瑶秀眉顿时蹙了起来,瞳孔中浮动着一丝丝冰寒:“我只说一句,谁偷摘了冰心果的人,赶紧站出来,本姑娘或许可以考虑饶你一条狗命,否则等我查出来……”
  清澈的声音中,透着凛冽的气势,震人心弦。
  咚咚咚————
  几十位杂役一个劲的磕头,却没人敢站出来。
  “冰心果乃是玄阶上品的冰系灵果,唯有地煞境以上的修为,吃了之后才能将其中的冰寒元力炼化为真气。低级的武修吃了,那就是找死,下场肯定是自断经脉而亡!”
  孟冰瑶抱着双臂说着,目光如刀子一样审视着杂役们,然后走到了一位少年杂役身旁。
  这位少年杂役约莫十五六岁,身材瘦削,脸庞清秀,还微微带着稚嫩,此时并没有像其他杂役那样跪在地上,咚咚一个劲的磕头,只是恭敬的站在一旁,低头不语。
  “你来说,昨夜药园中是不是有什么异常?”孟冰瑶伸出玉指指了指少年,冷然问道。
  少年抬起头,和孟冰瑶目光相触,又赶紧低下头。
  心脏砰砰跳得厉害,少年感觉方才的那一眼,仿佛有无上的锋芒从孟冰瑶眼中透出来,刺到他的心底。
  “这应该是高阶武修精气神所凝聚的‘势’吧!”少年暗暗想到。
  努力稳了稳心神,少年不敢怠慢,连忙回道:“回孟师姐,昨夜我确实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动静,不过平明时起来练功,却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什么不对劲。”孟冰瑶略显诧异和急切的说道。
  “平明时候,我起床练功,却意外的发现空气中弥漫的冰系灵气,充沛的反常!我猜,应该是贼人炼化冰心果时,散溢外泄的灵气。”少年头头是道的分析。
  一听这话,孟冰瑶身上顿时爆发出一股强劲的气势,“什么?贼人已经炼化了冰心果?怎么可能,冰心果乃是玄阶上品灵果,寻常人根本无法炼化。”
  少年不卑不亢的说道:“我所感应到的情况,就是如此。”
  “你说你能感应到冰系灵气,你是武修?什么名字?”孟冰瑶又问。
  “我叫吴狄,是灵药园的杂役。因为一直羡慕武道,从小就坚持练气修炼,但因为天资不高,因此也一直没有什么成果,不过气感还是有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