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步步紧逼
总裁豪门 | 桑榆未晚 已完结 | 134.8万字

1 手术

  闪电划过夜空,紧随其后轰隆隆一阵响雷,大雨瓢泼而下。
  安静的医院走廊上,女护士从手术室里出来,跺了跺脚,掀开口罩叫了一声:“下一位,杨拂晓。”
  坐在走廊上的只有一个长头发的娇小女生,黑直的头发散落下来遮住了脸庞,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医院惨白的墙壁,似乎是定住了。
  “杨拂晓!杨……”
  “哦,我在!”杨拂晓猛的回过神来,举了举手,“我是!”
  女护士上下扫了她一眼,“拿来单子。”
  杨拂晓手中攥着一张手术缴费的收据,指甲已经将票据的一角攥的皱皱巴巴了,被手掌心的汗浸湿的几个字,伸过去的时候手有点抖。
  手术缴费单据上,赫然写着的是:处女膜修复手术。
  女护士从领口处将一支圆珠笔拿下来在单据上勾画了一下,“二十三?”
  杨拂晓点了点头。
  女护士说:“你进来吧,医生已经准备好了。”
  杨拂晓默默地攥了一下自己的衣角,手掌心的汗濡湿了衣角,跟在女护士身后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内的无影灯明晃晃的照着,照的杨拂晓眼前发黑,她嘴唇紧抿的发白。
  一个戴着口罩的女医生站在手术台边,正在消毒手中的手术工具,温和地说:“放心,不会疼的,局部麻醉,半个小时就好了……张开腿吧。”
  杨拂晓觉得自己已经快要透不过来气了,当女护士正要准备注射麻醉剂的时候,眼前飞快闪过一圈白光,她忽然从喉咙里喊出来一声:“等等!”
  她从手术台上直接翻身滚了下来,转瞬就已经提上了牛仔裤,明显能看出眼圈红了。
  “对不起,我不做了,”杨拂晓向手术台旁边的女医生说,“给你们添麻烦了。”
  说完,她就一溜小跑跑出了手术室。
  外面下着暴雨,在医院门口堆了很多人在避雨,杨拂晓挤出去,不管不顾地一头扎进了雨中。
  医院前的站牌正好驶过一辆公交车,杨拂晓冲过去上了车。
  这个时间点在公车上的人并不多,杨拂晓径直走到公车的最后一排,靠窗坐下来,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也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别开脸看着车窗外,雨势很大,噼噼啪啪地打在车窗上。
  右边忽然伸过来一张纸巾,杨拂晓顺着纸巾看过去,是一个笑的甜美的女孩子。
  “谢谢。”
  “不客气,”女孩子说着便将一包纸巾递给杨拂晓,“你用吧,我到站了,再见。”
  因为来自陌生人的关怀,杨拂晓扯了扯嘴角,在这个暴躁的夜晚,才露出了第一个笑脸。
  半个小时后,公车到达终点站,随着报站声响起的,还有杨拂晓的手机铃声。
  她看了一眼手机,抿了一下嘴唇,原本就发白的唇更加白了,手指在屏幕上方游移了一下,才终于按下了接听键。
  刚接通了电话,那头就传来一个十分严厉的女声,说话毫不客气:“你手术做完了没呢?”
  杨拂晓有点底气不足,用指甲掐了一下自己的手掌心,声音有点低:“做完了。”
  “今天晚上你就别回来了,家里来了贵客,你来了也不好解释。”
  “……好。”
  切断手机,杨拂晓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摸了一下自己的钱包,要找酒店睡一晚么?还是旅馆吧,便宜一些。
  …………
  第二天上午九点,杨拂晓从旅馆出来,坐地铁到中转的公车站点,再坐公车回到杨家,下了公车,就刚好看见从院子里面走出来扔垃圾的王阿姨。
  “二小姐,你回来的还真是时候,那位沈管家刚走呢。”
  一听沈这个姓,杨拂晓浑身的汗毛就都竖了起来。
  因为在名门望族的沈家,有一个怪癖的少爷,传言是患有精神病,还有各种豪门公子哥见不得人的特殊癖好,在三年前公开选妻,众多名门淑媛里偏偏就挑中了她,下了一亿三千万的聘礼来娶她!
  当杨拂晓从养父母口中听了这个消息当时就想笑。
  她一个名门捡回来的弃婴,为了行善积德给养大的假千金,竟然值得了一亿三千万?这个天文数字砸在她的头上恐怕也能把她给砸死。
  但是,很可悲的是,她的养父母杨栋梁和宋天娇,竟然瞒着她已经将钱给收下了。
  用养父母的话来说,就是:“你吃我们家的,住我们家的,我们养了你二十三年,可不要当白眼狼。”
  用眼前这位娇滴滴的杨家大小姐杨素素的话来说,就是:“沈家是豪门,多少人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呢。”
  杨拂晓笑了一声:“那姐姐怎么不嫁过去呢?”
  杨素素的脸忽然就白了一下,后面的宋天娇忽然走过来,将杨素素挡在后面,拍了拍她的手背,看着杨拂晓,关切的问道:“你昨天那个手术感觉怎么样?”
  杨拂晓在心里冷笑了一声,“重获新生的感觉。”
  宋天娇紧跟着就问:“注意事项都是什么?是不是这几天不能吃辣的了?”
  如果是普通人家,这听起来就像是一个母亲在关心自家女儿手术之后的康复,但是,何曾想到,这位母亲竟然为了逼着女儿恢复处子之身去做处女膜修复手术!
  “那多长时间能同房啊?”
  这最后一个问题,才是至关重要的一点。
  宋天娇一出口,杨栋梁和杨素素父女两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看向杨拂晓。
  杨拂晓上楼的动作顿了顿。
  她在心里暗道了一声糟糕,她也不知道需要注意什么。
  “医生没有跟你说需要注意什么?”
  杨拂晓装作不在意地摆了摆手,“医生给我写了个单子,我昨天手术完疼的快死了还没看,等我一会儿看看。”
  门嘭的一声关上,杨拂晓靠在门板上,松了一口气,捏了捏手掌心里,又是一手汗。
  她拿出手机来搜索注意事项,她现在必须要保证宋天骄相信她,要不然难保宋天骄不会押着她去医院。
  因为在沈家这位少爷的选妻标准里,有一条就是:必须干净。
  …………
  杨拂晓将从网上搜来的注意事项看了三遍,足够来应付宋天娇的盘问了。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需要几个月才能同房。
  吃晚饭的时候,杨拂晓用竹筷夹了块豆腐塞进口中,说:“三个月。”
  宋天娇算了算时间,说:“婚礼是在三个月后了,这段时间你别去鬼混,记着这回第一次一定要留到婚礼当天……之前让你去做,你就是不做,一直往后推,等事到临头了,才……”
  “我吃好了。”
  没等宋天娇把话说完,杨拂晓便打断了她的话,将碗中的粥喝完,搁了碗转身就要离开。
  “坐下!”
  杨栋梁呵斥了一声,杨拂晓僵在了原地,手已经不知不觉中抓紧了椅背,三秒钟后,她还是选择了坐下。
  “别以为你要嫁给沈家当少奶奶了,对家里人就这么不冷不热的,还是要拎的清楚你自己的分量,养育之恩不是谁都能给的,对待长辈也要有应该的尊重,等你妈把话说完!”
  杨拂晓没有回话,低着头,看着面前的空碗,就这么默默地坐着等到杨栋梁和宋天娇都吃完饭离席,她才起身帮着王阿姨收了碗。
  在厨房里,王阿姨说:“哎,二小姐你就不要脾气那么倔了,老爷夫人也都是为你好的,之前那个男的来历不明的,就因为人家的一点小恩小惠就要跟人家私奔,万一是人贩子怎么办?”
  “胡说!”杨拂晓一双眼睛忽然就红了,咬着牙说,“他不是那样的人!”
  “算了,二小姐你自己心里清楚,你的钱是怎么没的,十万块钱,可不是小数目……怎么说人都死了,过去有三年了,小姐你就放下吧。”
  王阿姨叹了一口气,拍了拍杨拂晓的肩膀,转身出了厨房。
  一时间,厨房里只有水流哗啦啦的声音,杨拂晓瞪大眼睛看着洗碗池中的水流,过了几分钟,抹了一把眼睛,跑了出去。
  杨素素刚好站在厨房门口,里面杨拂晓急速冲出来差点将她撞翻,她踉跄了几下,皱着眉:“杨拂晓,你又发什么疯!”
  她还记得,三年前杨拂晓得知那人死讯之后,完全失去控制,竟然不管不顾地就要从三楼的阁楼上往下跳,还是父母给捆了让医生给打的安定。
加入书架
详情
设置
字体大小
A- A+
背景颜色

喜欢这本书?
快加入书架吧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