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归来:三十而丽
都市情缘 | 宁馨儿 已完结 | 63.2万字

第1章归去来兮(1)

  “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苏晓曼听着机械的电子音,微微皱了下眉,抬眼朝外望去。
  在枫景别墅区里,她家的这幢独栋小楼位置得天独厚,在半山腰往下一看,曲折蜿蜒的枫景路在浓绿的山林间,如一条金色的飘带一般,一览无遗。
  如此开阔的视野,刘浩然第一次带她来看房时,就一眼相中,理由是,住在这里,可以让他一进山门就看能看到自己家里的灯火,格外温馨。
  同样,只要她想,站在自家门口,也能第一时刻看到从大门口驶来的他。
  只不过,入住六年,她还是第一次站在这里等他回家。
  “晓曼,客人都差不多到齐了,老刘怎么还没回来啊?”一个声音带着几分熟不拘礼的口气,从身后传来。
  苏晓曼回头看了眼,是齐欣欣,两年前思怡刚进小学,在家长会上认识的。
  齐欣欣虽然也是全职妈妈,但比她要积极主动得多,不光是自家孩子,连带着全班上下从老师到孩子到家长,从学习到课外活动,就没有她不管的。尤其是在上一次孩子的生日会上认识了刘浩然之后,更是有事没事就上门来找她,从孩子教育到逛街shopping,甚至连这些节日生日的活动,她都热心地来帮忙参上一脚,人前人后那种热络的程度,俨然以她的闺蜜自居。
  林曦然甚至跟她开玩笑说,不知道人来刘家,说不定还以为齐欣欣才是这里的正牌女主人呢。
  苏晓曼淡淡一笑,“我再给他打个电话问一声,你们先玩。”
  齐欣欣过来问一声,也不过是因为里面其他家长见她指挥着服务生做事,有意无意刺了她几句,她才出来找苏晓曼。本来刘思怡的生日派对从请宴会公司到布置房间,差不多都是她一手帮忙办的,就苏晓曼这种万事不经心的人,哪会做这些安排。枉费她劳心劳力,还被人挑刺。
  苏晓曼不愿意管,她正好帮忙,有刘家的财力人脉,她帮的这点小忙,搭上的关系,能够获得的收益可不是花钱能够买到的。
  一个不愿管,一个乐意做,自然也能相处下去。
  苏晓曼本就不是那种长袖善舞八面玲珑的人,有齐欣欣主动帮忙招呼客人,她也乐得轻松。
  只是这一刻,刘浩然迟迟不接电话的反常,让她怎么也轻松不起来。
  又一次无人接听,苏晓曼看着山下,落日的余晖已将别墅区的山林染上了一层金色的外衣,夜色的阴影正缓缓袭来,可那条美丽的山径上,依然不见刘浩然的宝马。
  他一直把女儿视作掌上明珠,宠爱得胜过公主,欲与欲求,恨不得把全世界最宝贵的东西都送到他的小公主手里。林曦然就曾说过,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这句话,在老刘身上是最好的印证。
  这样宠爱女儿的爸爸,明明知道今晚是她的生日派对,又怎会迟迟不归,杳无音讯?
  “晓曼!”又是齐欣欣的声音,急匆匆地从房里传来,带着几分惊惶之色。
  苏晓曼有些不耐地回头,“又有什么事?”
  齐欣欣并没有出来,而是站在客厅里,拿着座机听筒,冲她大声地说:“晓曼,你快来,是……警察找你!”
  原本嘈杂喧闹的客厅里,十几个孩子和妈妈们玩耍聊天的声音充斥其中,突然间被她这一声厉喝打断,如闪电如雷鸣般劈开所有的喧哗声,让其他所有人都安静下来,除了音响里的生日歌依旧毫无知觉地演奏着欢快的祝福声。
  不论什么时代,什么环境,什么背景,警察找上门来,都不会带来什么好消息。
  苏晓曼以为自己幻听了,看着客厅里的人也好像默片一样被定身,而身体却下意识地转身,走到电话旁,从齐欣欣的手中接过电话。
  “喂——”
  “您是刘浩然的家属吗?”
  “是,我……是他的妻子。”
  “今天下午三点十分,刘浩然驾驶一辆车牌号为ZAsu520的宝马车,在南外环路与一辆大货车相撞,驾驶人当场死亡,请您携带本人身份证到南郊派出所来办理认尸手续……”
  “当场死亡……”
  这个声音在耳畔回响着,回响着,变成一道旋风,充斥在脑中,仿佛穿越了十年的光阴,再一次将她从人间带入地狱之中。
  仿佛,这四个字一直一直在耳边重复着回荡着,在她的生命中重复着,从来不曾离开。
  仿佛,时间早在十年前业已定格停滞,这十年的时光不过是一场虚幻的梦境,因为这四个字,又再一次回到从前。
  “晓曼!”
  耳边传来一声焦急的大喝,手臂上传来一阵刺痛,苏晓曼在痛楚中回过神来,茫然四顾,看到林曦然紧张担忧的面孔近在眼前,看到她紧紧地抓住自己的手臂,用力的似乎怕她一松手,自己就会倒下。
  “曦然……我这是在哪里?”
  “在你自己家里!”林曦然狠狠地掐着她的手臂,一字一句地说:“苏晓曼你给我听着,你现在有思怡,有孩子,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可以再逃避,要给我站直了勇敢点面对,听到了吗?”
  苏晓曼点点头,看看她,又低头看到身边抓着自己衣角的女儿,小公主美丽的面容上没了平日的天真烂漫,而是带着惊惧恐慌地仰头看着她,紧紧地扯着她的衣角,一看到她低头注目,就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妈妈……”
  苏晓曼艰难地扯了扯嘴角,从僵硬得发干发哑的喉咙里挤出几个字来:“思思不哭,妈妈在这里。”
  刘思怡一把抱住她的腿,放声大哭起来,“妈妈你刚才不理思思,呜呜呜呜,妈妈吓着思思了!”
  林曦然心疼地看着她俩,“要不然,你在家陪思思,我替你去派出所吧!”
  苏晓曼摇摇头,她知道自己刚才被那突如其来的消息震晕了头,如今清醒过来,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只是看着刚才被吓坏的女儿,头痛一丝丝的传入心间,扯着五脏六腑都跟着一起痛楚起来。
  “这是我的事,我得自己去,去看他最后一眼。”
加入书架
详情
设置
字体大小
A- A+
背景颜色

主人,请将我加入书架吧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