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强婚,公鸡拜堂 腹黑王爷傲娇妻
  靖国历七十六年。
  七月初一,宜嫁娶。
  今日是丞相府三小姐苏小小和宁王宁无念成亲的日子。
  今日艳阳高照,红绸漫天飞舞,锣鼓喧天,由八人抬的桥子在万千百姓的指指点点下,由丞相府出发,前往宁王府。
  “哎,又是一个去送死的。”
  “可不是嘛,这都第五个了,哎……”
  “你们别这么说,说不定这丞相府的傻子嫁过去也是一种福气,我听说啊,这三小姐在丞相府过的比下人还不如,她这嫁过去,死之前还留个宁王妃的名号,这对于一个傻子来说,也算是光宗耀祖了。”
  “说的也是!”
  就在百姓们纷纷议论时,一声怒喝在百姓耳边乍起:“大胆,宁王的事情你们也敢议论!”
  怒喝声一出,议论的人赶紧闭上了嘴,一哄而散。
  宁王是当今七王爷,因为小时候的一场大火,面目全非,从那以后,以面具示人,加上他之前迎娶了四个妻子,每个都在新婚之夜暴毙,死相非常凄惨,人们都在下面偷偷称为:鬼面罗刹。
  从丞相府出发的迎亲部队,穿过大街小巷,浩浩荡荡的来到了宁王府门前。
  喜轿落下……
  一个侍卫打扮的人面目表情走上前,对着站在喜轿旁边的丫鬟,语气冰冷:“昨晚边境来信,有可疑人物来犯,王爷昨晚马不停蹄地赶往了边境,无法亲自来迎娶王妃,还请王妃亲自下轿。”
  话落,花轿里没反应。
  四周围观的群众对着花轿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这下,丞相府陪嫁的丫鬟脸上挂不住了,站在两边的丫鬟连忙推开站在花桥前的卿寒,一把掀开了帘子。
  帘子掀开,只见花轿里盖着红盖头的新娘端端正正的坐着,手放在腿上,一动也不动,十足的像个雕像。
  站在一边的卿寒往花桥里面扫了一眼,就看到这副景象。
  陪嫁丫鬟钻进花桥里把新娘给扶了出来,扶出来时,丫鬟对上卿寒那探究的目光,讪笑着道:“我们家小姐,从来没坐过这么好的轿子,睡着了。”
  说完,不理会卿寒,直往宁王府里去。
  卿寒微皱着眉头,看向往大堂走去的三人……
  被丫鬟扶住的新娘走姿极其古怪,走路的姿势很僵硬,就像是不会走路的小孩一样,被人强制驾着走路。
  他总觉得哪里不对……但他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
  扶住新娘的丫鬟刚走进大厅里,王府的管事喜嬷嬷手拿着一只公鸡走到丫鬟面前道:“王爷不在,就由这只公鸡代替王爷和你家小姐成亲。”
  扶住新娘的丫鬟看到喜嬷嬷手里的公鸡,面色变得极其难看。
  这哪有人和公鸡拜堂的?
  在大堂中间的宾客,看到喜嬷嬷手里的公鸡时,脸上都露出不同的表情,有嘲讽的,有看笑话的,有悲悯的……
  “还愣着干什么?吉时快到了,还不快扶你家小姐过来拜堂,要是错过了吉时,我看你们俩谁担当得起。”喜嬷嬷一脸怒容,语气带着不悦。
  说完,喜嬷嬷抱着那只公鸡,雄赳赳气昂昂的来到大堂中间。
  扶着新娘的两个丫鬟相视一眼,眼神中充满了不忿,她们在丞相府谁敢跟她们姐妹这样说话,但她们现在在宁王府里,只得忍气吞声。
  况且这喜嬷嬷的身份不一般,若是得罪了她,那是吃不了兜着走。
  但她们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眼神中闪过一抹毒辣,贱人,等下我还看你怎么嚣张!
  丫鬟收敛住心中的不忿,扶着新娘走到大堂中间,然后小心的跪下。
  “新娘新郎一拜天地……”
  好吵!好吵!怎么那么吵?
  苏小小摇了摇头想把耳边那聒噪的声音给甩出去……
  而她越想甩出去,那声音就跟她作对似的,越来越大声,苏小小心中的怒火蹭的一下子冒了出来,猛地睁开眼,入眸的是一片红色。
  苏小小眉头皱起,谁特么又趁她睡着了,往她脑袋上盖东西?
  她又没死,盖个红布是做什么?
  聒噪声还在!
  苏小小脸阴沉的可怕,释放出恐怖吓人的戾气,组织里谁都知道,她这个老大开什么玩笑都可以,但她唯一的禁忌就是,不许打扰她睡觉。
  她倒要看看,今天那些小兔崽子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居然敢打扰她休息!
  苏小小倏地站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