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扮猪吃虎,别硬碰硬 腹黑王爷傲娇妻
  红梅见秋月倒地,眼睛瞪得老大,她颤抖着转过身子,眼神充斥着惊恐看着苏小小。
  出丞相府门时,她探了三小姐的鼻息,三小姐明明已经……
  可现在三小姐居然复活了,还杀了秋月!
  红梅眼神惊恐的看着苏小小,脚步不断的往后退去,待她退到大门口,被门槛给绊倒在地,她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连滚带爬的往外跑去。
  站在一边的卿寒见状,一愣。
  这丞相府的小姐怎么会武功了?怎么他不知道?
  在场的宾客看到陪嫁丫鬟死去,再看到大厅中间的苏小小,只感觉一股寒意从脚底窜起……
  苏小小转过身子,往地上看去,当她看到地上躺着的丫鬟,一愣……
  怎么地上的躺着的人穿着古装?而且还面生得很?
  苏小小再往四周一看,这哪里还是她的房间?这完全是一个古香古色的大厅,木质的板凳,木质的屋子,所有的一切东西都是木质的……这完全是一个仿古的大厅。
  她再往一边看去,发现四周人的穿着,都是一身电视里面的那种古代人穿的衣服。
  这番景象让苏小小直接愣住了。
  这特么是哪里?她不会睡迷糊了,眼前这一切都是幻觉吧?
  苏小小正准备抬起手扇自己一个耳光,证明她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觉。
  她刚抬起手,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是什么鬼?她的手呢?
  她的手是白皙而又修长的,而现在她眼前的手是一双骨瘦如柴的手,最重要的是这手非常小!
  这根本是一个十三四岁孩子的手……根本不是她的手好么?
  就在苏小小愣住时,一种几乎不可能的念头钻入苏小小的脑海里。
  穿越……而且还是灵魂穿越!
  苏小小心中一紧,目光往旁边一扫,眼角的余光正好扫到在大厅的角落里有一枚铜镜。
  看到铜镜,苏小小眸子微变,一个闪身过去,如鬼魅般来到铜镜面前。
  当她看到铜镜中的那张脸时,脑袋中轰的一下瞬间空白了……
  铜镜中映着一张面色蜡黄的脸,唇瓣苍白,插着发簪的头发干枯而凌乱,这一看就是营养不良的样子……
  苏小小看到这张脸,简直都要哭了好么?说好的唇齿皓白,肌肤如凝玉呢?
  这副鬼样子,简直要丑哭了……
  罢了罢了!就这样吧,看这个脸型还不错,说不定以后好好调养下还是有机会变成大美女呢?
  苏小小在心里自我安慰了一番,她看到脑袋上挂着的发饰,还有身上穿的艳红衣服,眉头微微皱起。
  她再往四周一看,发现四周都挂着红色的丝绸,弥漫着喜庆的味道。
  这里似乎在成亲?
  在场的宾客如木偶般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目光随着苏小小的移动。
  他们屏住呼吸,连大气也不敢出,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惹得这个傻子生气丢掉性命。
  在场的人都想保住自己的命,而有人偏偏想去送死。
  “宁王妃疯了!宁王妃疯了!”尖锐刺耳的声音在大厅里响起。
  大厅里的宾客听到这声音,心中是十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他们将充满怨恨的目光看向发出尖叫声的喜嬷嬷身上。
  这个老婆子真是找死!就算她要去找死,也不用拉他们下水吧?
  宾客在心里将喜嬷嬷的祖宗十八代给从老到小挨个的给骂了个遍。
  不过让他们值得庆幸的是,喜嬷嬷的尖叫声没有引起苏小小的注意。
  众人见苏小小没有生气,都松了一口气。
  苏小小根本没去注意众人的表情,低头冥思。
  宁王妃?
  宁王妃是谁?
  就在苏小小感到迷惑时,喜嬷嬷又发话了。
  这次,喜嬷嬷直接放大招,她用手指着一脸迷惑的苏小小大喊:“快来人,来人把宁王妃给我抓起来!”
  宁王妃?
  她就是宁王妃?
  苏小小看了看她的衣着,还有她右手里拿着的红布,那红布好像是红盖头……
  当她看到自己手里拿着红盖头和身上穿的衣服是,心中一切都明了。
  苏小小把红盖头扔在地上,转过头望着喜嬷嬷,冷冷开口:“疯婆子!你再吵信不信我把你的舌头给割下来?”
  喜婆对上苏小小那冰冷的目光,一股不寒而栗的感觉在心里蔓延开来。
  苏小小看到喜婆面露惧意,心中冷笑一声,又是一个吃软怕硬的狗奴才!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