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负责到结婚证上 婚战不休,boss大人越战越勇!
  那边的罗罗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我说你怎么那么不小心?眼睛长头上去了?肇事者呢!他必须全额负责!”
  说到那个肇事者,乔默只觉得头疼,“就是因为他要全额负责,我才觉得可怕,居然要把我负责到结婚证上……”
  “……你是真要残废了吗?”
  “你奏凯!”
  挂掉电话,乔默翻着手机里的通讯录,罗罗花钱无度,泥菩萨都难保,更别说借钱给她了,还有谁呢?无非就是刚分手的那个渣男,秦宇了。
  他们刚分手,而分手理由,她还记得清楚。
  秦宇说:“谈了两年,我们之间仅限于牵手、拥抱,连接吻都不让,更别说尚床了,现在初中生都不玩儿这个了!你觉得你乔默有什么能耐让我秦宇陪你玩儿下去?”
  想到这儿,乔默忍不住咒骂了一声:“渣男!”
  她把手机丢到一边,将汗湿的小脸埋进被子里,呜呜的哼着,疼,太疼了。
  四年前,她十八岁,高考失利,原本以她的成绩,可以上全国一流958大学。虽然现在上的海城大学在国内也相当出名了,可是以她的水平来说,还是发挥失常了。
  那天她在酒吧和高中同学喝了很多酒,之后的事情,她一点都不记得,唯一明白的是,她失去了清白之身。
  那是她心里最大的阴影,这件事,她从没有告诉过爸爸,怕爸爸为她担心,和秦宇谈恋爱,她鼓起了很大勇气,可要做进一步的事情,她根本无法做到。
  四年前那个夺去她清白之身的男人,她一点都不记得了。
  只记得,他留下了一张字条,是他的电话号码,可她把字条直接给扔了。
  谁没事,会去找强了自己的人?
  她心里一酸,吞咽了下唾沫,还是决定硬着头皮去打秦宇的电话。
  秦宇家,条件不错,如果真的愿意借她钱,拿出几千块钱应该不是问题。
  电话打通,那边的声音特别不耐烦:“乔默,你还来纠缠我做什么?我已经有新女朋友了!我警告你,别再来烦我!”
  乔默咬唇,为了乔生的医药费,不得不豁出去,“秦宇,借我五千块钱好吗?我一个月后就还给你,我实在没有办法了……你知道的,我爸爸有心脏病……”
  秦宇在电话里冷漠愤怒:“你没有办法找我做什么?我现在已经不是你男朋友了!就算是,我也不一定要借给你!真不知道当初我怎么和你在一起!穷就算了,每次约你出来,你不是在打工就是在照顾你爸,你爸那个拖油瓶,怎么不早点死!”
  秦宇刻薄异常的话,让她呆住了几秒钟。
  她攥紧手心,一字一句的回击他:“秦宇,你别忘了,当初是你主动追我的!是你自己眼瞎!”
  说完,啪一下就挂掉。
  秦宇那个混蛋,居然敢咒骂爸爸怎么不早点去死!他这个渣男怎么不早点去死!
  剩下最后一点点的念想,也彻底断了。
  乔默现在最后悔的,不是当初答应和秦宇在一起,而是现在分手后,刚刚打电话找他借钱!
  简直是自取其辱!
  她蔫蔫的把手机丢到一边,趴在床上,脑子里胡思乱想,和乔生撒谎的事情,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戳穿,乔生的医药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凑齐缴上。
  她正怔愣间,病房外有人敲了几下门,然后拧着门把进来。
  一名陌生的中年妇女。
  乔默一愣,问:“阿姨,您找谁呀?”
  那和蔼的中年妇女笑着问:“您是乔默小姐吧?”
  “对呀,我是。”
  中年妇女拎着保温盒一边往这边走,一边回答道:“我们先生叫我过来照顾乔小姐,我还带了黑鱼汤,补骨头的!”
  “你们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