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出手治病 都市纵横
  刚一开门,还没等出去,忽然就听芸姐“哎呀”一声。我一回头,就见芸姐疼的从沙发上下来,整个人蹲在地上。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
  豪哥在一旁想要扶她,但芸姐却连连摆手。她疼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看着芸姐痛不欲生的样子。我犹豫了下,但还是开口说,
  “芸姐,你是痛经吧?要不我给你针灸试试吧?”
  我话一出口,芸姐抬头看了看我,眼神中既有怀疑,又有些不敢相信。
  豪哥马上瞪了我一眼,他不耐烦的冲我嚷说,
  “滚,别他妈在这儿添乱……”
  我连忙解释说,
  “芸姐,我真的会针灸的!我在职高学的就是中医专业。我爷爷也是中医。从小就跟他学,并且之前我还治好过我一个同学……”
  我怕芸姐还不相信,马上从兜里掏出针盒,里面装着毫针。因为从小学习,我一直都习惯把针盒带在身边。
  其实我说这些话时也并不自信。我的确治好过一个人,那人就是我前女友安迪。但我也只是给她一人针灸过。别人我从来没试过。只是刚才看芸姐疼的厉害,我一时着急,才说了那些话。
  芸姐可能也是没别的办法了,她冲我点了点头。难受的说,
  “那你试试吧!”
  我忙走过去,和豪哥一起把芸姐扶到沙发上,让她平躺。芸姐的确漂亮,她虽然疼的愁眉苦脸,但躺在沙发上的样子,还是特别的动人。
  不过我却犯难了,拿出毫针站在那儿不动。豪哥拍了下我肩膀,有些不屑的问我,
  “你到底会不会,快点啊?”
  芸姐虽然躺着,但她也皱着眉头看着我。我为难的指着芸姐的腿,有些尴尬的说,
  “芸姐,得把丝袜脱了。不然我怕我扎不准穴位!”
  芸姐楞了下,接着就冲豪哥摆摆手,让豪哥出去。豪哥瞪了我一眼,一言不发的出了办公室。
  芸姐见豪哥出去,才忍着疼坐了起来。可能是真把我当成医生了,她竟然也没背着我。直接把手伸到短裙中,开始把丝袜往下脱。
  我本不想看,但还是忍不住看着芸姐脱丝袜的动作。芸姐可能是肚子疼的原因,她动作很慢,一点一点的把丝袜脱出裙底。刚要继续脱,忽然又“哎呀”的疼叫了一声。
  我本来没好意思过去帮忙。可见她这么疼,就忙过去先脱了她的高跟鞋。
  我见芸姐没反对,有些不好意思的问她,
  “芸姐,你躺着。我帮你脱吧……”
  芸姐皱着眉头,苦着脸。微微点点头,又躺了下去。
  按我学的来讲,痛经止疼并不是太难。主要就两个穴位,三阴交和足三里。三阴交在小腿内侧,脚踝上面三寸的地方。
  芸姐个子将近一米七,但脚却不大。也就三十七码左右。她的脚娇嫩白皙,可以清晰的看见细细的血管。脚趾柔弱无骨,脚掌处是淡淡的粉红,脚心微微像里凹着。一看平时就特别注意保养。
  我在脚内侧轻柔了几下。芸姐下意识的把脚往回缩了缩。我知道芸姐有些紧张,就回头想和她说几句话,分散下她的注意力。转过头。做了下深呼吸,拿着毫针对准穴位,慢慢的刺破娇嫩的皮肤,一点点扎了进去。刺到一寸多时,我微微捻了几下。
  芸姐下意识的收了下脚。我忙轻轻的摁着,回头问她说,
  “芸姐,你现在是什么感觉?”
  芸姐闭着眼睛,口气虽然不像之前那么冰冷了。但也没带什么感情的说,
  “有些酸,还感觉有点胀麻……”
  我一听就放心了,这种感觉正对。我告诉她别紧张。接着开始轻揉芸姐的小腿,找到足三里的穴位,再次把毫针扎了进去。
  两个穴位扎完之后,需要挺五到十分钟。这时候再在关元、天枢和气海这三个穴位按摩,止痛效果是最好的。这三个穴位都在小腹处。
  我给芸姐针灸时,她的手一直放在小腹处。我过去刚把她手拿开,她一下睁开了眼睛。我马上解释说,
  “芸姐,这有两个穴位,我给你按摩下!”
  芸姐冷冷的看了我一眼,没再多说,又把眼睛闭上了。她这高傲的态度让我有些恼怒。我这给你治病,倒感觉好像求她似的。
  妈的!要不是看她长的漂亮,加上我还想在这儿继续干下去,我才懒得管这事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