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不一样的家长会(1) 你的诺言,我的沧海
  秋。
  正是C市的多雨时节,阵阵冷风刮过,不消片刻密密匝匝的雨水就打湿了窗户。坐在窗前的严真叹了一口气:又要冒雨回家了。
  同办公室的李老师走了进来:“严老师啊,下午没课?”
  严真微微一笑:“刚上完。”
  “近来的天气还真是诡异,这刚下完一场又是一场。严老师,你是骑车子上班吧?”
  严真嗯了一声,语气风轻云淡。
  这位李老师上个月结婚,嫁了一位高干子弟,这几天上班都是车接车送,风头正盛,此时说来不过是想让她羡慕一下,可见她油盐不进,也讪讪地退了回去,不再搭话。办公室里瞬间一阵冷清,直到门再次被推开,沉默才被打破。
  “严老师!”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严真认出这是她上星期刚刚任命的班长。
  “怎么了?”
  小姑娘咽了口口水:“严老师,班里有人打架,我、我劝不住!”
  “哦?”她眉头微皱,“你先回去吧,我马上到班里去。”
  严真是一名小学教师,说起来工作也并不算清闲,因为她工作的学校高干子弟的子女居多,又多是小孩,平常能不找事就不错了。这不又惹事了——
  全班三十六个人此刻分成了两拨儿,分别站在为首的两个男孩子身后。两个男孩子显然已经经过一番搏斗,脸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挂彩。其中一个小男孩正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擦,而另一个小男孩瞥了他一眼,脑袋扬得老高。
  “顾珈铭,你把他打伤了,赶紧说对不起。”班长林小小说道。
  脑袋扬得老高的小男孩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继而不屑地扭过头去。
  “顾珈铭!”林小小急得直跺脚。
  “不。”顾珈铭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地看着林小小,“你到底是哪拨儿的呀,你要是站我这边就别劝我跟阶级敌人投降,我爸说了,战场上要宁死不屈!”
  林小小噎住,视线一瞥,看见一道身影向他们走来。完了,老师来了——
  严真走进教室,一眼就看清楚了对阵双方的为首人物,顾珈铭和林梓,班上有名的捣蛋鬼,干坏事准有这两人。不过,两人一般不交手,像今天这样剑拔弩张对峙打架的事倒是第一次。
  “怎么回事?”
  林梓哭得惨兮兮地指着顾珈铭:“严老师,我就说了这家伙一句,他就把我揍了一顿,呜呜呜呜,严老师,你要为我做主!”
  严真安抚似的拍了拍林梓的头:“你说他什么了?”
  林梓吸吸鼻子,唯唯诺诺地说:“我、我就说他爸这次肯定又不来家长会了,结果,他、他就揍了我一顿。”
  “揍你是活该。”顾珈铭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顿时奓毛。
  难怪——
  严真将情绪激动的小朋友安抚了下来:“好了,没事的先放学回家。”然后指着愤怒中的顾珈铭小朋友道:“顾珈铭,来我办公室一趟。”
  顾珈铭小朋友顿时眉毛一拧,揪起小书包,大义凛然地在众人的注视下跟着老师走了出去。
  雨已经停了,严真坐在办公桌边看着站在墙角的顾珈铭,招招手把他叫上前来:“不服气?”
  小朋友撅嘴,没说话。
  “是不是你先动手打的人?”
  “是。”不情不愿地承认,很快又辩解,“谁想到他那么不经打,我就打了一下!”
  严真失笑:“为什么出手打林梓?”
  “谁让他说我爸不来开家长会的!”
  严真哦了一声:“那你爸爸是不是好几次都没来了?”
  顾珈铭小朋友噎了一下,没话说了,过了一会儿小声咕哝了句:“老师,敌我矛盾是没法调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