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战士
历史军事 | 四关 已完结 | 144.0万字

第1章 决战325(1)

  谅山外围,扣马山主峰下一个不起眼的小土包,此处被称为325高地。
  终于从丛林中走了出来。半个月来,在丛林中穿行,即便没有死在枪林弹雨之下,也是伤痕累累。刘文辉是幸运的,身边已经没有几个是曾经熟悉的面孔,而他还活着,全须全尾的活着。身上的伤口都是被丛林中的藤蔓和树枝划伤的。有好几次他都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到最后子弹却绕开了他。
  下午一点整,紧急调来的两个炮团终于有了反应。呼啸的炮弹从他们的头顶飞过,落入对面的325高地。那里有敌军的一个加强营守备,强大的火力让他们举步维艰。一连组织了十几场冲锋,都被打了回来。气的团长挽起袖子骂娘。
  “这帮猴子,就仗着武器比我们好!要是老子也有这么多高射机枪和掷弹筒,早就拿下来了!”团长高建军是东北人,上过朝鲜战场,与美军打过遭遇战。至今胸口还有两块弹片没有拿出来。光着膀子对着电话大声嚷嚷,胸口那两道伤疤格外的狰狞:“我告诉胡王麻子,再给你一次机会,要是明天佛晓之前还拿不下325,老子就崩了你!”
  “是!要是拿不下325,不用您动手,我胡麻子提头来见!”电话的那头是八连长胡国庆,他也撂下了狠话。
  325高地是谅山外围的一个制高点,敌人重兵把守,希望借此挡住我军前进的脚步。谅山是敌人最后的防线,突破了谅山,再往南就是一马平川,敌人再也无险可守。我军可以大踏步的前进,顷刻间就能抵达敌国首都。为了守卫谅山,敌国派出了精锐的首都防卫军,要在这谅山与我军决一死战。
  炮声隆隆,猛烈的爆炸几乎将325高地削去一层。几轮炮击过后,325高地上成了稀泥汤,冲天的大火正在燃烧那些被炸的漫天飞的树干沿着陡峭的山坡滚落下来,碰上第二次爆炸再次飞起。榴弹炮的声音很大,万炮齐发比打雷的声音不知道响多少。
  新补充过来的战士张根仓趴在隐蔽处抱着脑袋浑身发抖。班长崔小亮拍拍他:“别怕,自己人的大炮有准头,不会落到咱们头上。”
  作为一线战斗部队,八连五班在整个团的最前面,离325高地不足百米。炮弹炸出的气浪裹挟着大大小小的岩石从山上飞下来,砸在他们的钢盔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
  刘文辉全身上下都快要被稀泥糊起来了,在张根仓的屁股上来了一脚:“你小子怎么这么怂?不就是爆炸嘛!一会冲锋,你敢后退,我就当你是逃兵,一枪崩了你!”说着话,将手里56式半自动步枪的枪栓使劲拉了一下,让子弹上膛。
  班长看了刘文辉一眼:“你也别说他,刚来的时候不也一球样!”
  刘文辉,山东人,今年十九岁。他们是第一批参战部队。从边境线一直打到谅山。第一战,他们的老班长为了掩护他就牺牲了,从那之后,刘文辉再也没有害怕过。他总结了一个规律,只要你勇敢,不怕死,子弹就不找你,那些胆小怕死的,往往是第一个牺牲的。
  在张根仓的眼中,刘文辉就是一个神,每次冲锋,刘文辉总是第一个冲出战壕,第一个摸上敌人的阵地。敏捷的身手,快速的动作,总能在敌人朝他开枪之前,首先将敌人放倒。他渴望这种身手也羡慕这种身手。
  听到班长说刘文辉曾经也和自己一样,张根仓有些难以置信:“班副,你是咋客服害怕的?给我们这些新兵蛋子说说,我也想和你一样勇敢,可这两条腿就是不听话!”
  刘文辉哼了一声:“真想学?”几个新兵连忙点头。
  刘文辉问道:“你们村有狗吗?那种最凶的狗,见谁咬谁的那种!”
  一旁的新兵有人立刻道:“我们村吴老四家的狗就是那样,那家伙,可凶了,有时候我们都不敢从他家门口过,听见那狗的叫声我们就得跑,我们越跑,它反倒叫的更凶了,还追我们。”
  听这新兵讲自己的糗事,众人都笑了,战场上的气氛缓和了不少。刘文辉也一笑:“这就是了,这子弹呀,就和那恶狗一样,你怕他,他就追着你,要是你比他还狠,他自然就绕着你走,你们可以这样想,对面就是那群恶狗,咱们不让他们害怕,他们以为咱们软弱,所以咱们要比他们还要不怕死,他们也就蔫了。”虽然这个理论未必正确,在战斗中未必有作用,不过还真的让这些补充来的新兵安心不少。
  炮火开始延伸,轮到他们步兵上场了。排长一声令下,拿着手枪就出了隐蔽处。身后,伤痕累累的士兵,端着枪义无反顾的跟上。我军的战法总是这么简单实用,步兵跟着炮火的脚步冲锋,在敌人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出现在他们眼前。
  敌人也不是好惹的,十年的对美作战,让这群敌人经验丰富。他们也是无所畏惧,在之前的一次刺刀见红的战斗中,刘文辉就见过一个敌军为了拯救他们的战友,抱着一个拉响了光荣弹的我军兵卒掉进了丛林深处。两个人在一声爆炸之后,变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都把眼睛睁大了,猴子喜欢老鼠洞,这上面一定还有没死的!”排长大声喊话,提醒他的士兵注意。
  眼看着离山顶不到百米。我军的炮火也停止了射击,硝烟开始慢慢的散去。战场上死一般的沉寂,所有人紧紧握住手里的枪,警惕的看着四周。偶尔一连串的56式冲锋枪的射击声,让大家知道敌人已经被消灭了。
  “砰!”这声枪响很脆,也很大。枪声在山谷中回荡。谁都听的出来,绝对不是自己人使用的步枪或者冲锋枪发射出来的子弹。排长应声而倒,他的身体似乎被重重的撞击了一下,整个人朝着山下飞去。
  “哒哒哒……,轰……!”高射机枪的连续射击,与美制手雷的爆炸声在山坡上响成一片。四面八方各种火器一起开火,士兵的尸体沿着山坡往山下滚。
  “隐蔽!卧倒!”各种呼喊和惨叫刺激着所有人的神经。
  刘文辉朝着一个坑道里开了两枪,将敌人的一名机枪手击毙,顺势钻了进去。这是一个散兵坑,里面还有两个敌军,刘文辉看也没看,一连串的子弹从枪口打出去。转过身来,抓起那挺班用机枪朝着对面的敌军地堡扫射,子弹横飞,血肉从地堡中溅起来多高。
  “老崔,这边!”一眼看见卧倒在地的崔小亮被敌人的火力压在地上抬不起头,刘文辉调转枪口,对着右上方的地堡打出一梭子。崔小亮一个鱼跃,一头扎进刘文辉所在的散兵坑。
  枪声还在继续,看着自己的战友一个个倒在敌人的枪口下,这两人都知道不能去救。如果他们出去非但救不回一个人,自己肯定也回不来。打光了机枪子弹,又是一气将自己步枪中的子弹打光。眼睁睁的看着刚刚冲上来的部队,再次退了回去。
  枪声稀疏下来,战场重新回归到了平静。325高地依然还在敌人的手中,不知道这半山腰有没有和他们一样躲在敌人散兵坑中的兄弟,或许他们两个就是唯一的我军人员。
  “还有几个?”刘文辉没头没脑的问题,崔小亮知道他问的是什么,微微摇摇头什么都没说。
  “二蛋也没了?”刘文辉警惕的看着外面,头也没回。
  崔小亮无奈的一笑。刘文辉叹了口气:“娘的,一起来的十个人,就剩咱俩了,也不知道咱俩什么时候去找他们。”
  再一次的炮击比预想的来的快。趁着炮击的档口,刘文辉和崔小亮成功的从山上滚了下来。当代排长看见竟然还有活的,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他们排在325高地损失惨重,如今剩下不到二十个人。然而,连部的命令没有改变,不拿下325高地谁也别想活着下去。
  这一次的炮击更加的凶狠,飞沙走石漫天的黑烟。躲在隐蔽处的步兵们,没有了刚才的气氛,一个个抱着枪静静的坐在地上一声不吭。眼光之中充满坚毅和凶狠。
  山上滚落的泥土和石块已经没过了他们脚踝,谁也没有挪动一下身躯。刘文辉在这群安静的战士之中是个异类,他将所有的弹夹全部填满,整整齐齐的插进子弹带。整理了一下手榴弹,又拔出刺刀左右晃了两下。杀过了不知多少人的三棱军刺依然锋利无比,随时可以刺穿敌人的心脏。
  “准备!”代排长大声呼喊。呆若木鸡的战士瞬间恢复过来,麻利的从泥土中钻出来,双手握紧武器,弯腰等待进攻。
  炮火还在继续,从今天早上开始,落在这弹丸之地的炮弹加起来三辆汽车都拉不完。有些地方的泥汤都已经到了膝盖。即便这样,敌军依然死死的守在这里,不愿放弃分毫。刘文辉站在最前面,手里端着他从山上拽下来的那挺敌人的机枪。仇恨滋生力量,刚才的屠杀让活着的人斗志倍增。不用动员,大家都明白不杀了敌人,绝不会下山。
  刘文辉拉了崔小亮一把:“你站我后面,要是我光荣了,你再继续!”
  崔小亮看得他:“你小子张能耐了,忘了谁教你打枪的?滚一边去!”一向和气的崔小亮,竟然发火了。
  刘文辉也不示弱:“让你跟着你就跟着,费什么话!”
  两人还在争吵,一旁的代排长一脚踢过来:“狗日的吵什么,都给老子上!”抱起身旁的步枪,带头再次朝山上冲来。
加入书架
详情
设置
字体大小
A- A+
背景颜色

喜欢这本书?
快加入书架吧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