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落魄时离开,辉煌时莫来! 九龙诛魔
  夕阳似血一般,如同华丽的绸缎一般飘荡在天际之上,残风拂过地面,吹散起微微的尘土,不觉间已然感受到一丝丝凉意,然而空气之中却是浓郁着一种压抑,屈辱的感觉。
  “嘭”一声骨骼碰撞的声音,如同厚重鼓点回荡在陈家的练武广场之内。
  这里是陈家子弟平日练功的地方,声音飘荡,下一刻,在无数陈家子弟的注目之下,一位少年的身影如同倒飞的风筝一般,在地面之上擦出一道三尺之长的印记,最终重重的撞击在一棵大树之上。
  “怎么?宇枫,这就死了?我还没玩够呢!”一位相貌略微发福的少年,搓了搓自己的手掌,眼中带有着意犹未尽的神色挑了挑眉毛得意道。
  话落,周围的陈家子弟哄堂大笑,看着重伤之下,斜靠在大树之上已然奄奄一息的宇枫,眼中却是不曾有过丝毫的怜悯,有的只是嘲弄,讽刺,以及惋惜罢了。
  在他们眼中,宇枫的遭遇在这三年之内可谓是家常便饭罢了,几乎是每一天都会被面前名叫陈林的家伙打个半死,不仅如此,似乎整个陈家上下都迫不及待的将宇枫扫地出门!
  “废物!你不是号称关阳镇第一天才么?这才一拳而已,我连一成的力量都没有用出,你怎么就……也太不禁打了吧!哈哈!当年的傲气那去了?当年你不是连看都不看我们一眼么?”得意的扬了扬自己肥胖如同馒头一般的拳头,陈林哈哈大笑继而神色一冷道,眼中傲纵的神色肆无忌惮的爆射出来,仿佛在他眼中,宇枫和蚂蚁没什么两样,只需自己一个念头,便可轻易碾死!“现在的你,在我眼中也和当年你看待我们一眼,老天有眼,让你这家伙莫名失去修为,现在的我同样一脚可以将你踩死,你在我眼里连做一只蚂蚁的资格都没有。”直视宇枫,陈林一字一顿道,脸庞上说不出的快意。
  话音落地,其余围观的诸多陈家子弟亦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似乎在他们看来,蹂躏曾经的关阳镇第一天才,令他们心中有着一抹别样的成就感,。
  “咳咳”夹杂着鲜血干咳不止,起伏的胸膛显示着,内心的愤怒,将双手藏在自己的背后,紧紧握得发白,眼内目光却是如同剑锋一般凌厉,一时间令得对视之下的陈林,有些难以抵挡,心中发寒,然而想到自己炼气七重的境界,不由胆色便壮了几分,那种羞辱的言语更是劈头盖脸,如潮水一般涌来。
  双唇紧闭,一言不发,嘲笑声,讥讽声,激起心中滔天怒火,然而少年却是攥紧拳头,没有任何的还击,虽然这种情况早已持续了三年之久,心中的尊严却是让的他每日每刻保持清醒的头脑,尽管愤怒却是极为的冷静,冷静的让人害怕,在陈家子弟看来,宇枫如今像是一头受伤的狼王,尽管实力不在,然而那种的气场便是早已令人震惊不已,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气节,才使得,宇枫三年来沦为陈家年轻子弟的出气筒,一次又一次反抗,却又一次又一次的被击倒,连他自己恐怕都不知道这是第多少次挨打了吧,然而内心倔强的他却是从未屈服,因为他知道这苦难的日子将在不久后永远的尘封在自己记忆里,永远不回回来。
  三年之前,那个意气风发,力压秦家秦灵,罗家罗更,当之无愧的关阳镇第一天才,无数家族少女心目中的偶像,在陈家甚至整个关阳镇年轻一辈之中都是神明一般存在的宇枫。
  然而就在前者一次深山修炼之后,整个人的修为便是瞬间便是莫名其妙跌落到了练气一重,这可急坏了陈家高层,就算是陈家的当家人,陈天云亦是亲自查看,这位当家人,即便是放在关阳镇也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比起秦家家主秦明,罗家家主罗彤也是相差不多,也因此,在这关阳镇之内,秦家,罗家,陈家并列为三大家族,三足鼎立,实力相仿,三家明争暗斗,却是谁也没有足够的实力吞掉另外两方,而小辈之间的斗争,便可以为家族的脸面增光不少。
  也正因为此,三年之前,宇枫这般情况,暴怒之下的陈天云一时间不惜动怒与秦明,罗彤大打出手,不过最后为了家族的利益,最终还是平息了这场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