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成人婚事 九龙诛魔
  “呜呜!呜呜!”灯火通明,即便是夜色降临,陈嫣亦是难以平复自己心中的情绪,自己心中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着实让这少女伤透了心,梨花带雨一般的珍珠泪线不住迸溅。
  “这是谁啊,欺负我们的小嫣儿!”一位少妇的声音,缓缓的在房间之内响起,只感觉屋内平静的气氛即刻打破,燃烧着的烛火瞬间随着那道声音的响起而产生微微的摆动。
  “让我猜猜,肯定是宇枫那个臭小子!”少妇光艳照人,紧致的皮肤丝毫显现不出中年的迹象,浑厚的气劲,伴随着沉稳的步伐,却是极为的闲情逸致,陈嫣止住了哭声,红红的眼睛和小白兔一般,令人心生怜惜之情。
  少妇为陈嫣轻轻擦了擦眼角的泪痕,装作恼怒道:“看我不让这小子吃些苦头!”
  闻言,陈嫣终是忍不住了,张了张小嘴,终是说道:“母亲,不关他的事!”紧接着,未带少妇反应过来,便一头钻进了少妇的怀抱之中,撒娇似的。
  “好,好,你这傻丫头,就会护着那臭小子,要是让你父亲和你哥哥知道了恐怕非要活剥了那臭小子吧!”玉指点了点陈嫣的小脑袋,少妇喜笑颜开,笑吟吟道。
  “好了,好了,一个月之后便是你们的成人仪式了,这段时间,抓紧闭关吧,你看看你哥哥,早早闭关,倒是你这个小妮子!”撇了撇嘴,少妇白了怀中的陈嫣一眼,顿了顿道。
  闻言,陈嫣的眸子之中闪过一丝暗淡的目光,虽是一闪即逝,然而却还是被眼光毒辣的少妇捕捉到了,不过并未多言。
  身为陈嫣的母亲,对于这个唯一的掌上明珠的心思,她怎会不知,只是若是放在以往,说不定会让自己的女儿和陈菲争上一争,只是如今宇枫的处境,即便自己同意,恐怕,陈嫣的父亲也不会同意,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儿这般的消沉,心中的苦恼又有谁人可知。
  “好了,娘,嫣儿知道了,您老快回去吧,明天我就闭关!”深吸一口气,陈嫣强颜欢笑叹了口气,挤出一丝笑容道。
  少妇展颜一笑,娇容之下,如同珍珠贝散发着迷人的光泽,少妇欣慰的点了点头。
  “那我就不打扰你了,争取能够冲到练气十重的境界!”
  “嗯,嫣儿一定会的,绝对不会落后大哥的练气十二重的!”话音落地,那眼眸中的暗淡之色越发浓郁。
  ……
  昏暗的光线之下,杂乱的房间之内,在摇曳灯光的映照之下,约莫有着一道少年的轮廓,双眼出神的紧盯着摇曳的灯火,心中的思绪却是始终停留在白天陈嫣身上,耳边那一道道的声音回荡开来,不觉之间,嘴角上却是有着一道淡淡的笑容。
  “傻丫头,你认为陈菲可以影响我么?”说着,宇枫苦笑着摇了摇头,紧接着,迷茫的神色之内却是陡然暴射出一道精光。
  “三年来,宇枫!我想你应该可以重新站起来了吧!那个…?”摊开自己的双手,宇枫自言自语道,陡然之间在自己的手臂筋脉之上一道气流隔着薄薄的皮肤,宛若血液一般流淌而去,一闪即逝。
  攥了攥自己的拳头,胸膛微微起伏,三年的时光,早已将之前那个天才的锐气打磨殆尽,然而三年轻视,嘲弄,却是再度使得宇枫成长,他从未后悔自己三年之前自己的决定。
  “既然在落魄时离开,莫要在辉煌时回来!”一瞬之间,陈星似乎体内有着一股暗劲涌动,喃喃自语之下,一股令人窒息的气场荡漾开来,那气势比起三年之前更甚,不过其修为却是仍然停留在练气一重。
  究竟三年之前,宇枫外出修炼发生了什么事情,恐怕天地之间,也唯有他自己知道吧,事实上,所有一系列的迷局尽数在其血脉之上。
  一切似乎过得极快,似乎就在昨天一般,漆黑神秘的山洞之内,就连宇枫都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在那样的山洞之内,发现了那个神秘,金光灿灿纯净到了极点的能量,令得无数修者为之疯狂,莫说给宇枫一人修炼所用,恐怕那等浑厚的力量给予关阳镇所有的修者,恐怕也要百万年能量的消耗才会消失吧。
  “得到我的代价便是需要你三年的修为丧失,以此来彻底改造你的血脉!”那道神秘的声音久久停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