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死人流血 家有冥妻
  配阴婚这事,有些人看来是迷信,有些人看来是封建残余。在我们行里人看来是积德行善的好事。
  一般来说,人死了都是要入祖坟,但是有些人是不能入祖坟的,横死的,夭折的,还有那些一生未娶未嫁的人。他们活的委屈,死后又不能入祖坟,怨气重,他们的鬼魂很可能会闹事的。
  我们行里人的工作就是把合适他们的尸骨配对合葬,给他们的灵魂一些安慰,除去他们身上的怨气,让家人得以平安,这就是配阴婚。
  在我5岁的时候,我爹撇下我和我娘出去云游了,我们母子就投奔了二叔。二叔就是行人,在过去跟仵作出于同门,后来单独分支,俗称行人。
  十几年过去,娘和我就靠二叔给人家配阴婚挣钱度日,发不了大财,但是日子过的也殷实,开始我是不喜欢这行的,因为我家祖上传下来的行当,所以我也就不得不做这个了。
  这天,二叔跟我说他要入棺除煞,需要在棺材里不吃不喝呆六天,让我照顾好这个家。
  二叔刚入棺,黄家河村就来人了,进门就找王道长,也就是我二叔。干我们这行的,也没个正经的称呼,自己称呼行人,外人高看称呼道长,其实我们跟道教没有任何的关系。
  来人是个40多岁的汉子,叫李军,带着礼品和红包来的,礼品不在贵贱,红包必须是一千,这是最近两年的行市价格,说他大哥家的儿子在外面打工从脚手架上掉下来跌死了,活着没给儿子娶上个媳妇,死了想给儿子配个阴婚,因为开发商赔了些钱,所以最好找个年轻漂亮点的女孩。
  我给赵东生打电话,问他有没有好的湿货?赵东生说恰好有一个,还没结婚就病死了,长得好看,只是价格高一些。因为二叔不在,我就带着40多岁的汉子去验货,看好货,他们自己谈价格,我只负责引路,送葬,合骨,阴婚。
  赵东生住在三十里铺,是有名的行人,家里开着扎彩店,但主要生意还是倒卖干湿货。这哥们不大守规矩,经常收集一些别人倒斗偷来的干货,二叔曾经不止一次的警告我别跟他做生意,这人不讲规则,早晚会受到谴责。
  可是现在二叔入棺除煞,一时半会出不了,我也没有更好的货源,所以只好找赵东生了。
  到了赵东生的门头,看见门口摆着些鲜艳的花圈和还有纸人纸马什么的,这些东西其实都是幌子,真正挣钱发家的,就是倒买尸体。进来,里面一阵阴冷,做这些生意的,家里阴气都重,这也是二叔每年入棺六天除煞的原因。
  赵东生脸色有些苍白,看来身上阴气已经很重了,不过我不怕,二叔说我身上阳气足,一般的阴气扑不到我。我让李军跟在我的身后,要是让赵东生身上的阴气扑着他就不好了。
  赵东生把房门关了,带着我们进了他家的地下室,里面开着白炽灯,感觉阴森森的,当门里摆了一个大的冰柜,透过玻璃,里面存放着一具尸体。是一个年龄不大的女孩子,因为是恒温,所以保持的还不错,面色惨白,嘴唇青紫,从衣着来看不像是农村女孩,活着的时候应该是漂亮秀气的城市女子。
  我干了这么久,湿货也见了很多,像是这样完好的尸体,还真是不多。我把赵东生拉到一边,问他是不是横死?赵东生毒咒说是病死的,得了不治之症死后就推进太平间了,昨天他才从医院里倒置出来。叫王颖,连生辰八字都有。
  我仔细的检查一下,又把吓得不行的李军拉过来,解开女尸的扣子我就闪到一边去了。这是程序,现在活人有男扮女装的,死人也有。二叔就曾经帮人买过一具湿货,回来才发现竟然是一个死男人装扮的,所以从那以后二叔说所有的湿货都要在客人面前验明正身。
  李军看着女尸,连忙说行。
  我在一边看赵东生扎的那些纸人纸马,他俩在谈价格,最后李军走到我的跟前,说有点贵,让我帮忙说和说和,我问多少钱,他说赵东生要两万。
  说实话,这尸体的品相,两万块还真是不高,要长相有长相,要个子有个子,白白静静的,确实不孬。但人是我带来的,我有义务帮着买主省钱。就让赵东生便宜一点,赵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