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离家出走 家有冥妻
  “二叔,咱家就我一根独苗,我要是娶了她,咱家怎么办?”我还真是这么想的,娶个媳妇丑俊咱不说,说什么也不能娶一具女尸做老婆啊,最主要的是那事怎么办啊?“不行名义上纳个妾吧。”
  二叔劈头带脸的一记耳光扇了过来;“放屁!”
  我吓得顿时不敢说话了,二叔在房间里踱了一阵,心一横;“大川,一切就看你的命,这个你拿着,我在家里把你俩的事给办了,名义上她就是你的媳妇了,你要是有本事三年之内感化她,你再另娶妻室,你要是没本事,她就跟你一辈子。这是孽缘,谁也没办法。”二叔说着话,把昨天那个白色的青花瓷瓶子递给我,这里装着从王颖小腹上拔下来的银针。看二叔那意思,王颖的阴魂现在就在这根针上。
  拿过这个瓶子,我打开看一眼,那根银针还在,孤零零的。
  接着,二叔又做了一个惊人的举动,让我娘收拾一下我的行李,塞给我2000块钱;“大川,你现在就走,离开这里,去山东莒县浮来山下一个叫魏家菜园村子,找魏七,你以后就跟他混了,记住了,三年,这三年你一定不要回来,现在你媳妇煞气很重,你们留在村里对谁都不好。”
  我娘在一边哭个不停,一边哭一边问二叔我不走行么?二叔说不行,必须离开,一旦鸡叫三遍,我就得离开王家口。
  虽然我不想离开,可是我知道二叔的脾气和秉性,他不是一个心肠硬的人,他这么做,也是被逼无奈,为了全村人着想。只是我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又不知道我的鬼媳妇王颖是不是真的存在?假若是真的,又会怎么对我?
  临走的时候,二叔再次提醒我;“大川,这个瓶子里面装着你媳妇,记住了,逢七都要滴一滴右手中指的指血到里面,一定别忘了,你得养着她。”
  东方已经发白,天上星星也变得稀疏。我拖着简单的行李箱,站在村口的高岗上,回望着我住了19年的王家口村。山村一片昏暗,静静的躺在山坳里,除了几声狗叫之外基本没什么动静。
  看着看着,我就想哭,3岁的时候,不着调的老爸扔下我和娘就走了,把我们娘儿俩扔给二叔,二叔待我如亲生。今天却让我连夜离开,还不明不白的给我娶一个鬼媳妇,我感觉就跟做梦似的。
  擦干眼泪,再次看一眼孤零零黑乎乎的村庄,我依然大踏步朝前走去。
  一路颠簸,用了大半天的时间,就到了浮来山乡魏家菜园村了,这是一自然村,面南背北依山而居,虽然不大,但是感觉要比王家口要好一些。村口一棵老白果树,葳蕤生长,有些人在闲谈乘凉,我向一位老者打听魏七的家,老者指着村口说过一个路口右拐再右拐,门口一棵半人粗的国槐,那就是他家了。
  谢过老者,就朝前走来。
  魏七。经常听二叔提起他,算是行人中的佼佼者,不但有本事,而且为人仗义,只是我从未见过他。
  根据老者的指引,我就到了魏七的家门口了。让人惊讶的是在他的家门口站着一个女孩,20多岁的样子,一只手掐着腰,一只手指着那黑乎乎的大门,正在骂街,旁边围着五六个看热闹的小孩子。
  “魏七,你这个魏胖子,你这个伪君子,你给我出来,有种你给我出来。”村姑年龄不大,长得也算俊俏,不过这街骂的样子有些狂放。
  我就奇怪了,魏七怎么得罪这姑娘了,被人堵着门口叫骂。
  “魏七,你给我出来,你吃了我的鸡小心找不到老婆,找到老婆生个孩子也没屁眼。”这姑娘不管不顾,一直在叫骂着。
  什么情况?看样子是吃了人家的鸡了!
  “这位大姐,怎么回事啊?”我凑近了一些。
  这姑娘上下打量我一下;“你是谁?”
  “我是魏大哥的朋友。”
  “这个死魏胖子偷吃了我的公鸡,现在做了缩头乌龟了。”
  “多少钱?我陪给你。”我身上还有2000块,这次来拜山也没带什么礼物,先把这件事给摆平了再说吧。
  女孩再次打量我一眼;“你给钱?150块。”
  我拿出200块递给那姑娘;“都给你够了吧。”
  那姑娘斜了我一眼,也没说话,抓过那200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