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门前桃花多
古风古韵 | 白鹭成双 已完结 | 89.0万字

第1章 交错的姻缘

    沈美景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满屋子的红绸高挂,龙凤烛柔光盈盈。俊郎无双的男人走过来,温柔地抱着她滚进了鸳鸯被。
  这人当真是温柔啊,环着她,像是环着什么稀世珍宝一样,小心翼翼地怕摔碎了,还轻轻替她褪去了绣鞋。
    “十年楼前江心月,今朝方可入怀中。”
    这人突然念了一句诗,沈美景听不懂是什么意思,然而顺着他的力道,身上衣衫尽褪,脸也忍不住红了起来。
  烛火熄灭,盖头被人掀开。
    “你是谁?”恍惚间,她问了这么一句。
     男人低低一笑:“傻瓜,我是你相公。”
    相公?沈美景愣了愣。她的相公,已经死了半年了啊……
    身上人的压了上来,低头深深吻着她,牙齿咬开了她的肚兜带子,带着浓浓的鼻音问:“在我身下,你还想着谁呢?嗯?”
  身子一紧,她连忙低声道:“没……”
  这人像是喝醉了,压根不听她在说什么,咬着她的脖颈就开始动作。
    鸳鸯交颈,沈美景疼得喊出了声。身上的人连忙慢了下来,温柔地舔吻她的下巴脸颊,又轻柔地吻着她,小声又温柔地道:
    “我爱你。”
    多动听的三个字啊!
  耳根一酸,沈美景的脸红得都跟被子一个颜色了。咬着牙,承着他这一下下疼宠,一个没忍住发出了声,羞连脖子都红了。
  这人,从地下爬上来就不得了了?敢这么欺负她?
  宋凉臣想忍,终于还是没忍住,翻身压着她,呵着酒气道:“你完蛋了!”
  沈美景正想说你才完蛋了呢,没想到就迎来了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掠夺。男人的力量毕竟是压倒性的,这一个晚上,沈美景都再也没能翻身。
  洞房花烛夜,听墙角的两个婆子听着里头的动静,笑歪了嘴。一个转身就准备去报信,另一个伸手拉住她:“你傻啊?跑去哪里?今天咱们燕王不是也成亲么?你还能为了赏钱去打扰王爷的洞房花烛?”
  “对哦,我差点忘记了,瞧我这脑子!”想跑的婆子站住脚,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今儿不止世子爷成亲,咱们王爷也成亲呢。嗨,都赶着今天这日子,据说是今年最好的黄道吉日了。”
  “可不是么?这父子同婚,双喜临门…虽然听闻咱们王爷娶的是个寡妇,但是据说,那寡妇长得是倾国倾城,又是许家的干女儿,娶回来照顾王爷也算是可行。”
  说是这么说,两个婆子提起寡妇两个字,脸上还是都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寡妇二嫁,是要被人吐口水的,也就是嫁的人好,她们不敢多嘴而已。要是在民间,肯定要被人丢石头打死!这新王妃算是幸运。
  只是以后大概也就能呆在王府照顾照顾王爷,怕是不敢轻易露面的才对!
  而这边的世子妃才是正经的飞上枝头,跟世子青梅竹马这么多年,总算修成正果。她那做王府看门人的爹,也怕是该升迁了吧!
  议论了一阵子,两个婆子就走回各自的住处休息了。
  婚房里依旧是一夜鱼龙舞,沈美景昏昏沉沉间睁了睁眼,外头已经是晨光熹微。身上的人吻了吻她的额头,终于在她旁边沉沉睡去了。
  这个梦好美,要是一直不会醒就好了。沈美景进入梦乡的时候还在想,有相公的感觉真好,虽然她的相公凶猛得跟狮子一样,差点吃了她不吐骨头。但是只要他在,她就不会被许家人唾骂,不会被所有人看不起,她的弟弟也不用再跟着她受苦了吧……
  可惜,梦之所以为梦,是因为总有一天会醒的。
  她是被人一个耳光打醒的。
  “你这贱妇!”有人叫了一声,这尖锐的嗓音像极了指甲划在地板上的声音,吓得沈美景立马睁开了眼。
  有人抓着她的头发将她从床上扯下来,反手又是一耳光:“你好毒的心肠,为了勾引世子,已经不要脸到这个地步了吗!”
  疼……沈美景皱眉,裹紧身上的被子,伸手扯回自己的头发,抬头睁眼,终于看清了面前的人。
  一个衣衫不是很整齐的女人,白着脸,脸上尤带泪痕,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样,看着都叫人心疼。沈美景揉揉眼,转头看看身后高高的雕花大床,都不相信自己是被这么个看起来小小的女人给拽下来的。
  “你是谁?”
  小家碧玉瞪大了眼:“你还敢问我是谁……”
  迎面看见沈美景的脸,江心月的心颤了颤,下头的话都接不上来了。
  好美的女人,柳眉皓齿,长发垂地,唇上没有朱丹,却是自然艳红。眼眸大而明亮,眼下还有一颗浅浅的泪痣,像一幅浓墨重彩的画,一眼就足以让人惊艳。
  竟然是这样的人,与世子阴差阳错成亲了?
  江心月轻轻吸了口气,眼睛都红了,往屋子里四处看了看,转身就去将龙凤烛的烛台拿来,抹了烛泪,眯眼看着她道:“你这二嫁的寡妇还妄想做世子妃,定然是这张狐媚子的脸让你起了邪念,不如毁了罢!”
  讲不讲道理的?沈美景正想跟她理论,后头站着的丫鬟就上来,一左一右两个人将她按在地上按得死紧。
  那烛台直直地就朝她脸刺了下来,一点停顿都没有。沈美景奋力往旁边侧了侧,烛台就从她左脸上浅浅划过,火辣辣地疼。
  瞪大眼睛,她简直不敢相信!这女人疯了吧?她就在自己房间睡个觉而已,竟然毁她的容?!
  瞧着一道疤痕还不是很深,江心月抬手就要来第二下!
  第一下是她没反应过来,第二下还呆着叫她划脸,当她是年糕捏的啊?沈美景冷哼一声,腿一个直后踢就将压在她背上的两个丫鬟踢开,往旁边一个翻滚,站起来就推了江心月一把。
  “你有病没病啊?有病我有药!没病你给我解释解释,大早上来我房间,伤我的脸是什么意思?”
  脸上疼得要命,都不敢伸手碰。虽然她不是特别在意容貌,但是这好端端地上来伤她,怎么忍得下这口气?
  沈美景怒目看着她!
  然而,没想到这一推,江心月倒跟个年糕捏的似的,啪地一声就往后倒在了地上,听声音摔得还挺结实,疼得那小脸更白了。
  “王妃!”两个丫鬟大惊,连忙上去扶她。
  王妃?什么东西?沈美景皱眉,许家势力又扩张了?连王妃大清早都没事出现在后院柴房?
  转头看了看四周,沈美景愣了愣。
  这地方可真华丽,锦绣玉器,珠帘红木的,什么都有,一看就不是她平时呆的那小柴房。
  拍拍脑袋,沈美景想起来了,许家精打细算的老太太觉得养着她费粮食,于是把她拾掇拾掇,整成了许家的干女儿,许给了据说是年过半百的燕王殿下。
  她这许家的寡妇,在许家做了半年的粗活,终于能出来了。其实她挺乐意的,比起在许家受苦受难,嫁个半百的老头子怎么了?至少还是个有封地的王爷呢!她没一点不乐意,真的。毕竟人都是要往前看的,她还有个弟弟呢,不可能给许家当一辈子的下人。
  然而许老太太不这么想,生怕她半路跑了似的,特意给她下了迷药,一路从京城运到这燕地,估计半路没少加药,害得她现在脑子不清醒,还把人家王妃给推了。
  平心静气下来,沈美景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抿唇看着倒地不起的女子道:“不好意思,你给我说清楚情况我就不推你了,做什么一上来伤我?”
  江心月咬牙看着她,正想还嘴呢,身子一僵,接着就两眼翻白,晕了过去。
  摔了半天了现在才晕?沈美景挑眉,正觉得奇怪呢,外头风风火火冲进来一个人,看见地上晕着的小白菜,怒喝一声:“怎么回事?!”
  扶着小白菜的两个丫鬟立刻告状:“世子爷,这女人不但将新娘子调换,使得这婚事错了位,还推得我家主子摔晕了过去!”
  沈美景茫然,抬眼就对上了一张十分好看的脸。
  “你推了心月?”
  宋凉臣火气十足,几乎是立刻想将眼前的人给掐死了。
  然而定睛一看,他也有点傻了。
  两个人就一起傻站着看着对面。
  沈美景傻了是因为觉得这人长得好看就算了,声音咋还这么熟悉?就是更清醒了一些……
  而宋凉臣则是看着她脸上长长的伤口,半天之后皱眉道:“怎么这么丑?”
  沈美景嘴角抽了抽。
  活了十七年,这还是头一回有人说她丑。
加入书架
详情
设置
字体大小
A- A+
背景颜色

喜欢这本书?
快加入书架吧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