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弃爱远嫁此情绝(2) 帝妃无双.1
  敢在翾国和拓跋两国兵士的手中劫亲的人本就不多,更何况还是这种不费吹灰之力,便能将她劫走的人,除了拓跋的王,还会是谁?
  “公主果真聪明伶俐!”拓跋飏毫不吝啬的赞扬一句,臂上蓦地用力,向前一抬,已经极快地将她的身子掉转了过来,与他面对面。
  奔驰的骏马之上,她只来得及看到他唇角邪魅的笑意,他的俊脸便已经压了下来,以薄唇封住了她因惊吓而微张的口。
  她被这突如其来的吻惊得微愣,随即眸色一冷,便重重咬了下去。
  他的唇上一疼,这才放过她的樱唇。抬起头,眯眸盯着她,以舌扫过唇瓣上微微渗出的血丝,像品尝到了什么美味一般,神情甚为享受。
  凌无双瞪着眼前之人,这算是他给的羞辱吗?
  “公主倒是泼辣!”拓跋飏含笑的声音伴着马蹄声在空旷的天地间响起,格外的清朗。
  凌无双闻言,一勾唇角,声音清脆地回道:“无双以为拓跋王喜欢激烈些的见面礼。是以,才会礼尚往来。”
  “好一个礼尚往来!”拓跋飏的眼底有一抹笑意滑过,随即话锋一转,竟是高喊道:“抱紧了。”
  他的话音还没有落下,骏马已经蓦地加速,使得马上的凌无双身子向后一仰,差点摔了下去。
  好在,她手疾眼快地抱住他的劲腰,才险险地稳住了身子。
  他低头看了眼怀中的女人,唇角微翘,似笑非笑,锐利的鹰眸中随之划过一道危险的锋芒。
  她刚刚稳住身体,注意到两人之间的暧昧之姿,赶忙松了些抱着他腰身的手臂,又不敢完全松开,害怕他又忽然发难。她羞得微侧脸,入眼的竟是一片开阔的绿色景致,已不再是原本的荒山秃岭,遍地黄土,这让她的心情不禁也跟着舒畅了些。
  “这里美吗?”拓跋飏高亢的声音在风中飘散,带着扈达儿女的豪爽。
  “美!”凌无双声音不高地回道。
  真的很美,在这样辽阔无边的天地间,放马奔驰,使人无法再将灵魂困在心中那个狭小的盒子里,不自觉的飞扬……
  “大点声!”他抬手揽上她的腰,大声喊道。
  “……美,很美!”凌无双微迟疑,大声对着蔚蓝的天空高喊起来,一声比一声高,似想将心中的阴霾都喊出来。
  这时,一汪清澈见底,波光粼粼的碧湖落入她的眼中,还当真是上下天光,一碧万顷。她不禁看痴了。
  拓跋飏忽然一勾唇角,抱着她从飞驰的骏马上飞身而起,脚踩在马背上,借力向一旁的碧湖飞身而去。
  她惊得瞠目结舌,不待多做反应,两人的身子已经极快落了下去。
  随着“噗通”一声,湖水被溅起巨大的水花,紧紧贴在一起的两人已经沉入水中。
  湖水迅速将两人淹没,只余她红色的嫁衣在水中飘舞,她的视线里满满的皆是他的面容。
  她下意识地屏住呼吸,想要挣脱他,他却收紧双臂,死死地困住她。
  窒息的感觉不断侵袭着她,而眼前的男人却始终唇角含笑地看着她,让她捉摸不透他的情绪。
  蓦地,她想起他恨极了中原女人的传言,心不禁往下一沉。
  难道,他想将她溺死在这水中?
  她的心口越发的闷,就在她以为自己会死在这湖中的时候,拓跋飏带笑的俊脸忽然贴了过来,含住她的樱唇,将口中的气度给了她。
  她本欲挣扎,却因为心口处忽来的舒畅,缓了动作。
  下一瞬,他已经抱着她,钻出了水面。
  不待她反抗,他便错开了她的唇,得闲的薄唇故意从她沾满水珠的脸颊上滑过,留下一串暧昧的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