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弃爱远嫁此情绝(3) 帝妃无双.1
  她经历了刚才的生死一线,这会儿身子已经虚软,只知拼命的呼吸,以缓解肺中的窒闷,任由他抱紧她,踏过水面,向岸边而去。
  他将她平放在湖边的草地上,高大的身子随即压了下来,悬在她的上空。
  “拓跋王果真对刺激的事情情有独钟!”凌无双气息不稳地嘲讽道。
  “你怕了?”拓跋飏似笑非笑地随口问了句,抬手将黏在她脸上的发丝拨开。
  “这世上会有人真的不怕死吗?”她眸子晶亮地与他对视着,不卑不亢地反问。
  他的唇角本不明显的弧度缓缓翘起,悬在她身上的高大身躯,忽然往旁边一闪,在她的身边躺下。
  “没错,你说的很对,这世上没有一个人真的不怕死。”他望着天空回她,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她闻言愣了下,视线不禁微侧,看向他。
  她还以为,他会因为这句话觉得她贪生怕死,没想到他竟会这般回她。
  此刻,他脸侧的线条在阳光,绿草的映衬下,显得柔和了许多,却又不失扈达男儿的飞扬和桀骜。
  她实在没有办法将这样的一个人与那个传说中的嗜血魔王,以及刚刚那样疯狂的他联系在一起。但,她知道她所看到的一切,都可能只是表象,而内里的真相是什么,恐怕也只有拓跋飏自己清楚。
  她尚在打量他,他却忽然侧过脸,与她的视线撞在一起。
  她的心里一慌,很快安抚下自己的情绪,倔强的与他对视着。
  “呵!”拓跋飏从喉咙中滚出一个愉悦的笑音,才缓缓道:“这里叫情人湖,你们中原人不是有个祝福词叫永浴爱河吗?”
  凌无双闻言,“噗嗤”一声便笑了,很煞风景地回道:“这里是湖,不是河。”
  拓跋飏蓦地收起唇角的笑意,紧紧地盯着她。
  她被盯得心里微微发慌,便听他扬言道:“早晚有一日,你会爱上孤王,再来这情人湖回忆今日孤王带给你的美好。”
  “为何无双觉得,拓跋王定然会先无双一步来呢?”凌无双不甘示弱地回敬道。
  她与他之间,注定是一场攻心战,无关情爱。
  “好,凌无双,那孤王就与你赌,看谁会先爱上谁。”拓跋飏似生了极大的兴趣,眯眸盯着她,精准的视线好似盯着猎物的豹子。
  凌无双微挑眉梢,饶有兴趣地问道:“赌注是什么?”
  拓跋飏打量她一眼,沉着地道:“若是你先爱上孤王,就一心一意做孤王的女人,与中原彻底断绝关系。”
  “无双从决定来拓跋和亲开始,就已经认定拓跋是无双一生的归宿。”凌无双顿了顿,迎上他探究的视线:“是以,拓跋王这个条件怕是亏了。”
  “你是在提醒孤王换一个条件吗?”拓跋飏一挑眉梢,语气轻松地反问。
  凌无双一点都不认为拓跋飏会玩什么无聊的赌约,他说的每一句话自然都有他的目的。
  “君无戏言,拓跋王既然已经开出条件,若是因为无双的话换了,岂不是影响了拓跋王的英名?”
  “孤王要的不是这具躯壳,是你的心……”拓跋飏眯起眸子,笑着一指她的胸口,话锋一转,极为霸道地道:“孤王喜欢孤王的女人心里只有孤王一人。”
  凌无双的心口一窒,果真,在这里等着她呢。
  “若是拓跋王输了,拓跋王打算许无双什么?”
  “联合翾国,灭掉显国。”拓跋飏一字一顿,字字铿锵有力。
  她闻言,心里狠狠一疼。怕被他看出破绽,当即道:“拓跋王果真有诚意。”
  显国是翾国最大的敌人,却也是她心口的一道伤,拓跋飏当真是只攻击人的弱点啊!看似无心,却句句意有所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