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梦中百年,凶医传承 都市逍遥邪医
  林辰做了一个梦。
  梦中他附身在一个医生身上,仿佛他与那个人成为一体了。
  林辰原本以为这人,是一位悬壶济世,妙手仁心的医仙,他似乎没有治不好的病,任何疑难杂症他都能药到病除。他救了无数的人,被无数百姓当成神仙跪拜。
  然而画面一转,这人一掌便将一个敌人的脑袋拍得粉碎,红的白的撒了一地。接着,更多的敌人出现,十人,百人,千人,一片尸山血海,他如浴血阎罗,杀得世人胆颤心惊,杀得世人跪地求饶!他像无情的恶魔一样,任何人与他为敌,他便一掌拍碎!
  林辰这才知道,这人不只是一个医仙,更是一个杀神!杀人与救人,全凭他的喜怒。他用着他自己的规则,来宣判他人生死!
  不知不觉间,似乎自己便成了那个似仙似魔的存在。
  梦中的自己,一开始不过是轻狂的少年,到最后成为了白发苍苍,天下无敌的血手神医。有人称呼自己为血修罗,有人称呼自己为针祖,有人称呼自己为丹仙,有人称呼自己为药神……
  而最后一幕,是年老的自己站在高山之巅,怒斥天地,似乎天地也不过是一个可杀的敌人,而自己正欲将其诛杀!
  自己举手抬足间,天地变色,山崩地裂,犹如末日风暴降临一般!
  此时,林辰的灵魂才从那人身上分离,那人望着他道:“既然你得我传承,便记住,我冷东流的医武之道,不修天心而修我心,敢与日月争辉天地夺命,只求我心逍遥!神魔逆我,我便弑神屠魔,世人负我,我便镇压世人!无论将来你是选择成魔或者成圣,都只需遵循本心即可。”
  接着天上降下无数神雷,劈在那冷东流身上,只见他负手而立,长发乱舞,猖狂大笑着,状若癫狂,天地之怒在他面前似乎不过是个笑话!是小孩子对成年人的张牙舞爪!
  他手握成拳,一拳向着苍天打去。
  他身形如电,然而他那一拳看起来却是极慢,慢得好像情人间温柔的抚摸,可那一瞬间,仿佛那山那水,那日月乾坤,那世间万物都融于那一拳之中!
  这缓慢而又恐怖的一拳,正向着至高的老天而去!
  林辰正瞪着眼睛看得目不转睛,突然一道神雷劈在他的灵魂上,他便失去了意识。
  林辰醒来后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里,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的气味。
  他看了下旁边的日历,才过去一天。可他感觉自己似乎睡了很久很久了,似乎真的在梦中度过百年,那一切感觉是那么的遥远,可却又那么的真实。
  他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体内有着一丝青绿色气息流动着,各种关于武学,针灸,医药,炼丹等的知识烙印在他的脑海中。而这些东西,仿佛本来就是他的,他没有半分不适应,在梦中的百年,他已对这些太过熟悉。
  林辰喃喃念着:“不修天心而修我心,敢与日月争辉天地夺命,只求我心逍遥。神魔逆我,我便弑神屠魔,世人负我,我便镇压世人!”
  那冷东流傲然于天地之间的身影,让林辰难以忘记,犹如被雕刻在了大脑中一般。
  他冷东流是否顶住了苍天之怒?他那一拳又是否摧毁漫天神雷?林辰不知道,但光想起那一拳的风采,他便已有些痴了。
  此时,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人走进房中,脸上带着忧愁。
  他见到林辰醒来过来,不由得一喜,“小兄弟,你醒过来了?实在是不好意思,昨天下午我心中着急开车一时没有注意,撞倒了你。”
  林辰这才知道原来昨天下午是这个人撞到了自己,不过这件事自己本来就要负一部分责任。
  那个地段没有红绿灯,而自己心里着急也不看路便横穿马路,才导致出了车祸。再看这中年人的衣着明显是富贵人家,却是对自己一个穿着廉价衣服的穷小子这么客气,不由心生了几分好感。
  突然,林辰反应过来自己昨天之所以着急是因为听到了黄文宾和总经理的阴谋,他心中一凉,苏夕然该不会出事了吧?
  一阵翻找,终于在旁边找到自己手机,几个未接电话都是苏夕然打来的,立马打了个电话过去,确定她上午没有什么工作正在外面逛街,林辰才安心了下来。解释了一下自己没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