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人彘 诛锦
  周围依旧是一片黑暗,血腥腐败的气味似乎从未消散过。
  似乎好久也不曾见过光亮了,屋内屋外,一片死寂,能听得到的只有自己微弱的呼吸声,楚姒想,这样不生不死,还要多久呢,如今四肢都被砍断,舌头也被割掉,只剩下一段光溜溜的身子躺在这方寸木盆之中苟延残喘,倒不如一刀来得痛快。
  “娘娘,里面还没清理干净呢。”外面传来一声惊呼,接着便见一个锦衣华服的女子走了进来,五彩金凤的外袍,里面是明黄色的交领广袖长裙,头上凤冠耀眼,合着外面照进来的阳光一起,让楚姒差点睁不开眼。
  “姐姐这几日可安好?”那女子声音冷漠,瞥了眼楚姒,没有丝毫的诧异与惊恐,只带着些许嘲讽与嫌恶。
  楚姒看着这个昔日温婉柔顺的妹妹,先是诧异,而后却又明白过来,记起宫变那日,她被逍遥王关入地牢后,逍遥王又遣人暗中将她带了出来,她原以为自己的残破之身还能得昔日爱人垂怜,可迎接她的,只是被生生切断了四肢。
  “姐姐好似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楚蓁蓁挥了挥手,众人皆退下了,看着地上的人,嘴角轻扬:“世人都说楚家两个女儿,一个才貌双全,一个尊贵无双,你却还要比我好上三分,楚姒,你有什么资格能与本宫相提并论,你到现在也不过是个没了四肢的怪物而已。呵,不对,你还嫁给了可以做你爷爷的老皇帝,还给他生了个公主呢……”
  楚蓁蓁看着头发散落在血污中,面色惨白的楚姒,踢了一脚木盆,可楚姒似乎已经对羞辱和身体的疼痛麻木了一般,面无表情。
  楚蓁蓁的声音有些激动,一声声一句句将楚姒心中藏着的对于亲情的那点奢望全部打落。
  楚姒只觉得眼睛有些干涩,可是眼泪这几天都已经流干了,从家人亲手送她入囚笼,从那个男人继承了皇位,把她打入天牢开始。
  “你是不是至今仍在肖想逍遥王。”楚蓁蓁说到这里,看了看手腕上雕着金凤的镯子,轻笑:“不对,他现在不是逍遥王,而是皇上。姐姐,你可看清楚了,逍遥王一直爱的是我,如今凤仪天下的,也是我。”楚蓁蓁声音温柔,就如同当年她跟在她身后温柔的求她替嫁给年逾花甲的老皇帝一般。
  楚姒合上眼睛,不去看她,回想起自己这一生,竟都是讽刺。
  从小被道士指认为天煞孤星,克死生母,于是她被送到尼姑庵,受尽欺辱,身边知心的丫环也被害死。直到那年选秀,楚丞相家的女儿被选中,她才被接回了京城,替代继母所出的同岁嫡妹嫁给年逾花甲的老皇帝。
  她一直以为自己的牺牲是被人记在心里的,生父待她温和,继母待她柔顺,这个嫡妹更是对她亲近,就连那个高高在上的逍遥王,也对她耐心之至,甚至于承诺跟她白首不相离。她从不曾想,他们所做的一切,都只是让她能够更好的做他们的棋子而已,以至于到最后落得这般田地。
  楚姒不愿睁开眼睛去看她,可楚蓁蓁却没有这么容易放过她:“今日过来,给姐姐备了份礼,也不知姐姐喜不喜欢。”
  楚蓁蓁声音带着几分俏皮天真,她拍了拍手,不一会儿便见之前切断她四肢的‘刽子手’拎了个锦衣华服的小女孩走了进来。
  楚姒看清那孩子的脸,心中一痛,芙儿怎么会在这里!
  “母妃救我,母妃救我……”颤抖着的童稚的声音传来,令楚姒痛不欲生,看着她满脸泪水和无助的眼神,楚姒更恨自己只能眼睁睁看着,什么也做不了。
  “姐姐怕是不知道吧,你娘亲也是被做成人彘而死呢,这死法还真是残忍……”楚蓁蓁的语气淡薄的好似在说今儿天气真好:“为了让姐姐死的瞑目,所以我让人来演示一番,曾经我的嫡母、你的生母是怎么死的,姐姐,我是不是很善良?”
  楚姒张着空洞的嘴嘶哑的叫着、求着,眼睛的血泪一滴滴留下,可是楚蓁蓁却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动手!”楚蓁蓁的声音瞬间变得冷漠。
  那几个男人看了一眼木盆里的楚姒,又看了看年幼的孩子,咬咬牙,挥起了手里的钢刀。
  楚姒看着面前遭受着跟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