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苛刻的尼姑庵 诛锦
  伴随着混沌意识的,是灵魂如同被撕裂一般的疼痛,而后,浑身一阵冰冷,如同掉入了冰窖一般。
  冷?她居然还能感觉到冷?
  楚姒蓦然睁开眼睛,眼前一个扭曲着脸、带着青灰色帽子的老尼姑,正用枯瘦但有力的手死死的扯着她的胳膊:“你给我装什么死,还不去后山寻些柴来!”
  老尼姑的声音有些尖锐,刺的楚姒头疼,可是面前的一切又让她心中狂跳,她没死!不仅没死,她还回到了被送到尼姑庵的时候!看着周围这景色,如今应该刚好是她被送到这苛刻的尼姑庵的第三年,十四岁,离回楚府替妹出嫁还有两年。
  楚姒出了神,老尼姑却看到了她充满杀气的眼神,吓得手一抖,直接就把瘦弱的楚姒推倒在了地上:“你做什么用那种眼神看我?”老尼姑声音弱了几分。
  楚姒回过神来,忍着疼痛从地上爬起,屋外的飞雪没有停止的迹象,她只着一件薄薄的棉衣,面色冻得乌紫,更别提刚才这个老尼姑还泼了一桶冷水在她身上了。
  “我去换件衣服,不然柴还没搬回来人就冻死了。”不待她说话,楚姒又道:“楚丞相的嫡女活生生冻死在这水云庵,你背后的人就是再厉害,这事儿怕也不好遮掩过去吧。”
  楚姒声音平和,背脊挺直,面黄肌瘦的小脸上看不出丝毫的情绪波澜。
  老尼姑想起前几日将她推入湖中一事,不禁心中有些发虚:“你吃错药了……”
  楚姒回头望着她浅浅一笑:“师太原来知道?”这妙贤师太每日送药,可比送饭勤多了,还每次都要盯着她喝完才走,若说药没问题,谁信?
  妙贤咬牙切齿的站在原地不吭声,鼓着一双微微凸出的眼珠子看着楚姒回了房间。
  换好衣服后,楚姒还是出来了,妙贤师太不满的瞪了她一眼,咕哝着:“还当自己是什么丞相府千金呢,不过就是个讨债鬼,煞星,还克死了自己的亲娘……”
  楚姒懒得与她做口舌之争,一心整理着脑海里的思绪。
  如今距离选秀还有两年,这就意味着她还有两年才能回楚府,不知道日后的事情会不会因为她的重生而发生改变。
  “就这里了,今晚之前搬回去,不然没柴生火,咱们可都没饭吃。”绕了好远一段路,妙贤才对楚姒道,说完转身便要走。
  楚姒看她,她的左脚被楚姒抓伤,走路一瘸一拐,想起前几日她将自己推落湖中,若不是自己死命抓着她的腿不放,怕早已没了往后种种。
  妙贤师太走了一段,忽觉背后发凉,猛的回头,竟发现楚姒正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如同来索命的冤魂一般。
  妙贤师太张了张嘴,却吃了一口寒风和雪,打了个哆嗦,咬咬牙提步快速离开。
  楚姒看着如同仓皇而逃的妙贤,再看看地上的柴,如今已近天黑,若是没记错,正是今天晚上,这妙贤要送自己一份大礼,也正是因为这件事,她的名节差点毁于一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