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寻宝 九州仙魔志
  第一章 寻宝
  “我欲破界,然……”一声幽幽而又空明的长叹,仿佛来自天际之边,又仿佛来自幽冥之深,夹杂着无数神念,飘荡于天地九界,充斥在任一角落,却没有惊起任何一个生灵的思绪。
  “劫,在劫难逃……” 在一个未知的空间,圣洁的、腥红的、幽绿的……无数的颜色荡着滚滚波澜的各色光环,层层叠叠,堆砌成一个万丈高的暴风,犹如狂风中的杨柳枝,在天地间风 骚地扭动。
  暴风的中心,一个白袍翻飞、黑发飘然、目光如星辰般闪亮,瞳孔却如夜空般深邃的男子脚踏虚空的悬浮着,光晕纷繁投射,身影晃动,如同狂风中的皮影人。暴风越发激烈,各色波澜化作无数光刃,无情地斩向中心的白袍男子。
  表情稍微有些落寞寂寥的他,眼神淡然,在光刃无情切割他身体的时候,他只是再次发出一声震颤天地的长叹。没有粉碎切割的噪音,没有血肉横飞的惨状,只不过白袍男子的身体渐渐化作各色光斑,顺着光刃,消失得无影无踪。
  双臂、双腿、躯体、颈项……就在白袍男子只剩下一个头颅之际,他的眼眸突然绽放出逼人的光彩,是那种欣喜、兴奋、大彻大悟的光彩,伴随着这种仿佛能压过暴风中各色光芒的光彩,疯狂的大笑如同那长叹声一般,充斥于天地九界任一角落,却依然没有惊起任何一个生灵的思绪。
  “原来真有……无……”充满光彩的眼睛也消失了,暴风骤然收缩、消失。紧接空间一阵波动,一件让人根本无法看清楚形态的物体,闪烁着无人能确定色泽的光芒,突然在暴风消失的位置出现,
  神幻无比的物体只是微微抖动,荡起一个多彩的氤氲气团,划做一道流光,消失于天际,空间归于无寂。也就在这一刻,在奇峰凌云,剑指苍穹的蜀山剑宗,正在闭关的李奇风心突然没来由地动了下。
  白色鬓发无风自动,李奇风眼睛骤然睁开,精芒爆射!心动……自从突破分神期后,数百年来,他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完全琢磨不透的心动感觉。这种感觉很不好,所以李奇峰毅然决定出关。
  小先天推衍,无果!大先天推衍,依然无果!李奇峰的麻色眉毛不经意地轻微抖动着,作为当世先天推算最精准的数人之一,还没有发生过这种情况。数日之后的深夜,九州大陆上,部分长夜漫漫却无心睡眠的人会发现一个异象,天上繁星几乎同时闪动了一下。
  修真界在这一夜,沸腾了。究竟什么事,能让修真第一门派蜀山剑宗启动星辰天地推衍大阵?要知道星辰天地推衍大阵已有千年未动用过,需要耗费的附属材料不说,光需要七个大乘期的修真宗师联手施展,就可见一斑。
  如果那些修真者知道,星辰天地推衍大阵都没有完全明确地得出结论,估计会惊得眼珠子都会掉出来。也就在星辰天地推衍大阵推算结束后,两宗一宫一阁精英几乎倾巢而出,空降中州国夷陵郡,目标仅仅是一个人才凋零的散修家族。
  次日,夷陵郡太守府公文,城北林家失火,满门三口无一幸免,疑为江湖仇杀。浆糊质量不好,公文没贴几日,被风吹走。这么件小事,也似乎注定要随风而逝,被人遗忘,无论是九州大陆还是修真洞天。
  九州大陆,中麒国夷陵郡西南部,颇有盛名的祁连山犹如一头酣睡的卧虎,在夕阳沉落后越发的安详。
  祁连山麓,袅袅山风,倦懒地翻弄着地上木叶,让夜色刚落的山村更添几分秋意。闻着风中夹杂的几缕炊香,祁念善拨拉了下身上的粗布短褂,半眯着眼睛,神色惬意地躺了下来。那老旧的藤椅吱呀响着,仿佛在抱怨这淳朴汉子的体重。
  祁念善自然不会感受到藤椅的抱怨,所有的粮食都已经屯藏好,农忙算是过去了,可算是可以好生休息会了。祁念善是个本分的人,这在山塘祁家庄是公认的,虽然颇有学识的父亲已经逝去,但是老母亲还很健康,烧得一手好菜的媳妇又很贤惠,加上今年又有个好收成,知足的他很开心。
  正所谓知足常乐嘛,只不过唯一的遗憾就是,成家也近十年了,可是膝下却未得半子……
  “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