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见鬼 九州仙魔志
  第三章 见鬼
  而这几天晚上,老祁家母子的作为一直被一个鬼魂静静地看在眼里。这个鬼魂生前的身份应该是个书生,用祁念善的话来说,只有书生才喜欢穿那晃荡着看似飘逸的长衫,并将长发打理得那么顺溜,还用鞋带将头发扎成发髻。
  作为一个自己都搞不清楚状况,没有去地府投胎的游魂,曲希贤这几百年来过得很是茫然,要不是他爱好研究些文史,钻研些琴棋书画,真不知道该怎么度过这见不得天日的漫长岁月。
  曾几何时,曲希贤想过去直面阳光,那样魂飞魄散也许就解脱了,可是生性懦弱的他死后也没能刚毅到哪去,没有自杀的勇气。这种性格,也直接导致在十多年前,这片适合鬼魂生存的山林突然多了一个凶厉的新鬼后,曲希贤这个修行了好几百年的老鬼竟然时常被追得到处流窜的情况。
  对于肖老太婆,曲希贤并不陌生,这个活跃的老太婆,经常进山来上香祈福,不经意间倒是照过几次面。见到肖老太婆心愿达成,曲希贤由衷为其感到高兴,可是见其竟然为了儿子的名誉,在这偏僻的老林中安居,曲希贤心中不由一阵焦虑。
  作为读过圣贤书的他,作为一个标榜自己是好鬼的鬼魂,曲希贤自然不是焦虑自己的生存空间被人介入,而是因为在这片阴郁的山林中,可不止他这一个鬼。想到那个满脸横肉,行为霸道的恶鬼,曲希贤脸上浮起几缕惧意,望向肖老太婆和那婴孩的眼神不由多了几分怜惜。
  这小孩长得多好啊,可惜……曲希贤没有继续思考下去,因为他发现,那婴孩正对着他笑!是的,婴孩此时“咯咯”的笑着,一双胖乎乎的手还朝曲希贤摆动。
  难不成他能看见我?这个问题很快就在他心中给出了答案,因为一旁发现孙儿一样举措的肖老太婆都很自然地循着孙儿的目光望了过来,只不过在昏暗的油灯下,她看到的只有光秃秃的墙壁。
  此时的曲希贤,内心充满了惊愕,他成鬼少说也有好几百年的时间了,碰到过的人何止万千,可是从来没有一个人能看到他。
  曲希贤尝试着飘到另外一边,感受到婴孩那跟踪过来的目光,心中已然明了。回想着这几天肖老太婆和祁念善的对话,知道这小孩“来路不明”,曲希贤心中忍不住感慨,这真是个奇特的小孩。
  “老鬼,我看你还是别跑了……”这时,一个粗鲁的声音让曲希贤鬼体巨震,他本能地通过壁顶窗急速飘了出去,可是就在他条件反射般地准备逃走时,可是忽然想起婴儿那双黑宝石般充满灵性的眼睛,他的身子不由停住了。
  “咦……这大晚上的,竟然有人?”
  一团黑雾飘进山神庙,在看到肖老太婆时也定格住了:“既然是这老乞婆!”黑雾渐渐成形,化做一个体态健硕的壮汉模样,壮汉满脸横肉的,望着肖老太婆的目光充满了凶厉的光芒,活像个杀机腾起的屠夫。
  如果肖老太婆能看到这后来的鬼魂,一定会惊呼出声,因为这就是数日前,她刚跟祁念善提起的那个捡到宝的屠夫祁霸道。
  “真是地狱无门你偏闯进来,老乞婆,大晚上地跑山里来,撞到鬼了吧!”祁霸道脸上的横肉越发的狰狞,甚至有点扭曲的变形,而且很明显,能在死后还称霸一方,他很有些成就感。
  显然,肖老太婆的出现,让祁霸道完全丢掉了对曲希贤的那一丝兴趣,他此时脑中满是生前的往事,被肖老太婆拿枪棒子追了大半个庄子的憋屈景象历历在目:“老乞婆,当初我纵横祁家庄时,也只有你敢当众不给我面子,让我下不来台,我不就扇了你男人几个耳刮子么……”
  曲希贤暗叫不好,这肖老太婆这回是完了……如果肖老太婆在村子里,被旺盛的生之力所笼罩,以祁霸道这样弱小的鬼魂压根就不敢进村子,可是这是在山腹中,荒无人烟之地。
  祁霸道狞笑着向肖老太婆飘去,而肖老太婆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已是大祸临头,兀自挑逗着孙儿:“我的乖孙儿,刚还笑得那么开心,怎么现在小眉头皱成这样啊,心疼死奶奶我了。”
  祁霸道这个时候才发现,肖老太婆旁边,竟然还有个尚未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