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一混世魔王 时光陪我睡觉觉
  谨以此文献给青春过,躁动过,不悔过的我们,爱青春,更爱你,黑色毕业季,一起致青春。
  季南风说,人生所有的相逢都是冥冥注定。
  夏笙歌说,人生所有的重逢都是不怀好意。
  五年前,青城,秋。
  季南风从小学到中学都是个问题少年,狐朋狗友一大堆,每天招猫斗狗,插科打诨,被封一中第一混世魔王。高一开学第一次摸底考后,季家又是混乱一片。
  “季南风,你就不能跟笙歌好好学学,你们俩一个班的,一个倒数第一,一个第一,说出去都没人信是一个老师教的!”季青山气的大吼,季南风摇晃着脑袋,不以为然。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老子说话!”季青山气的爆粗口。
  “龙生九子还各不同呢,更何况,笙歌妹妹和我又不是一个爹生的,咱们季家基因不好,能怨我吗?”季南风觉得做人不能只比学习,他个子长的还比笙歌高呢,怎么就没人夸夸他。
  季青山一下就火了,抄起鸡毛掸子就开打,又是一番鸡飞狗跳。
  每回他挨揍,老妈都会出来掩护他,可这一次,老妈才刚从楼上下来,老季一声爆吼:“你这次再拦着,我就把这小子扔部队去!”
  季太太一脸心疼,拉着笙歌的手道:“笙歌,怎么办,你快去劝劝你季伯伯,可别把云归打坏了!”
  “季伯伯,我来帮小哥补习功课吧!”一直默默站在楼梯口的夏笙歌突然开口了。
  “谁让你假好心!”季南风扯着嗓子冲夏笙歌喊,还不忘往前跑着。
  自从小丫头不知道从哪被爸爸带回来后他这日子就没消停过,三天一大打,两天一小打,一天比一天的不好过了。
  “你给我闭嘴!”季青山的鸡毛掸子高高举在手中,终是没再落到季南风身上:“这主意不错,以后就让笙歌给这臭小子补课!”
  季太太也是连连点头:“是呀,笙歌来辅导那我们云归的成绩肯定能提上来的!”
  “我不愿意!”季南风抗议。
  “你没资格说不!”季青山气急败坏抖着鸡毛掸子真想再抽两下:“从明天开始,你和你妹妹一起上学,零花钱没收,午餐钱交给你妹妹管,以后要买什么东西也要经过你妹妹同意,不准再出去胡闹闯祸!”
  季南风气的跳脚:“我到底是不是你亲儿子,我看夏笙歌才是你亲闺女!”
  季青山动了怒,“啪”地一声把鸡毛掸子拍在茶几上,咔嚓一声玻璃碎了道裂痕,这要是打在人身上,还不打个半死。
  这次连笙歌都被吓的不敢说话了,还没看到季伯伯发这么大火过。
  “放肆,臭小子,越来越不像话,从明天开始,你给我规规矩矩念书,再考不好,老子就把你扔部队,让你自生自灭去!”
  “……”季南风这次没再顶嘴,虽然知道老爹吓唬成分在里面,可真要扔部队了,那不死也得脱层皮,他才不要。
  季南风不乐意读高中,季家不差钱,不差权,他是家中老幺,上辈人栽树不就是为了给后辈歇凉吗?
  他又不是大奸大恶,不就是考了个倒数第一,老爹干嘛这么容不下他。
  成绩能代表一切吗?季家的家业只靠成绩好就能守得住吗?
  让他学习,简直就是荒废青春大好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