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凭什么听她的摆布 旧情难忘,前夫要抱抱
  简伊人刚打开车门,突然一道强硬的力气,将她拽了回去,等她反应过来,已经被圈在楚凌臣的双臂和车窗之间。
  幽冷的目光如渍了毒的刀剑一样盯着她,咬牙问,“我不能人道?嗯?”
  简伊人脸上的表情一僵,似乎是没想到刚才的话会被他听见。
  “你怎么在这里?”
  “我不在,还真不知道你在背后这么诋毁我!”楚凌臣被气的不轻,钳住她的下巴,强迫她抬起脸来,“说话啊,刚才不是还很能说,现在哑巴了?”
  简伊人定定的看着他,幽冷的神色里除了质问和愤怒,找不到半分内疚和羞愧,自始自终,他都没有想过要向她这位妻子解释。
  心里,疼的发紧。
  她冷淡的垂下睫毛,“我没什么好说的。”
  “没什么好说的?”楚凌臣按住她纤细的肩膀,俊逸的脸上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简伊人,我看你是在变相的提醒我,最近冷落你太久了,嗯?”
  简伊人愕然,抬起脸来,目光落在了他脖子上被指甲抓伤的已经变淡的红色伤痕。
  如果说她之前还想解释的话,看到那明显的伤痕,她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即使不是于佳妮,他也和别的女人做过了!
  这样想着,简伊人顿时觉得心尖猛痛,她失望的看着他,“你以为是我设计想逼走于佳妮吗?”
  她攥紧了垂在身侧的手指,心中一片冰凉。
  这一刻,楚凌臣眯起了眼睛,“难道不是么?”
  简伊人看着他笃定的眼神,心瞬间沉到了谷底。
  这三年来积压在心里的苦和痛,让她失去了理智,“是啊,这一切都是我设计的,是我约的于佳妮,是我故意在她面前抹黑你,是我……”
  “啊!”
  她话还没有说完,楚凌臣突然扣住她的肩膀猛地一推,简伊人觉得后背被撞的生疼,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硬生生的间断了她接下来的话,楞楞的站着。
  楚凌臣紧紧扣住她的手腕,俯身贴近,锐利的目光看上去,积了满满的愤怒,舒尔,扯出一抹弧度,直勾勾的看着简伊人问道,“三年了,你的招数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
  “……”
  简伊人只觉得心里凉凉的。
  三年前,楚凌臣固执的认为是她用手段将他心爱的女人逼走并且夺走了原本属于她的幸福,三年后,他又以为她想逼走于佳妮?
  简伊人失望的看着他,心里还是痛的,嘴角微微的扯出一抹苦涩的笑容。
  “楚凌臣。”她轻声喊了一声,抬头正对楚凌臣,望进他漆黑如墨的眼里,那处就像一泓深潭,黑的深不见底,她从来没有了解过他。
  楚凌臣微微蹙眉,看向她的目光里,已经是毫不掩饰的厌恶。
  “我们,离婚吧。”
  她淡淡的说,语气平静的就如平时,居高临下的楚凌臣不会看见她睫毛下的水眸已经泛红。
  说罢,她毫不留恋的推开他,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他没有反对,也没有追上来,对这段婚姻当真就这么无所谓?
  她心痛到无法呼吸,可也知道,有些话一旦说出口就没有了反悔的余地。
  楚凌臣现在应该很高兴吧,终于摆脱了她。
  再次深吸一口气,突然觉得压在心上的那块大石头没有了,她再也不用因为这个薄情的男人而感觉到心痛!
  一切都结束了,去他的楚凌臣,去他的于佳妮,从此她的世界里再也没有这对狗男女。
  ……
  楚凌臣看着简伊人坐的的士消失,头脑里一直回想着简伊人刚才的那句话。
  该死的!她凭什么在他面前提离婚?
  他犹记得三年前,在简伊人用手段逼走夏唯安翌日却在他床上醒来后,奶奶生气的命令他,“结婚!你既然要了伊人,就必须对她负责!”
  负责?如果不是简伊人在他酒里下药,他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
  他蓦地一拳砸在车门上,瞬间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
  当初要结婚的是她,现在要离婚的也是她,她凭什么以为他就会听从她的摆布?
  楚凌臣脸色愠怒,系好安全带就要去追,手机却在这时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