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夜不归宿 旧情难忘,前夫要抱抱
  他精致的眉头皱了皱,在看到来电显示的名字时,明显愣了一下,然后才接起。
  “凌臣,是我,你现在有时间吗?”电话那边传来女人轻柔的声音。
  楚凌臣心不在焉,目光看向简伊人消失的方向,那不是回家的路!
  电话里又说了什么,他压根就没听,心里早就窝了火,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把那个女人抓回来,狠狠的收拾一顿!
  “啊——!!”
  电话里忽然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紧接着就听到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和男人粗鲁的咒骂声,“你每天吃我的喝我的,却还想着别的男人,你这个贱人,婊子!”
  “我没有,不是这样的……啊!!”
  “喂?!!”
  电话的那头挂了,楚凌臣脸色铁青,几乎是想也没想的将车掉转过来朝着机场的方向迅猛开去。
  ……
  三天过去。
  自从上次说了离婚的事,楚凌臣就一直没有回过家,甚至连一个电话也没有,给他打过去,也是关机。
  简伊人再无所谓,现在也心痛了。
  他是有多忙?忙到连离婚的这点时间也不给她!
  眼泪再也忍不住,静静的流出来,经过她嘴边的时候苦的发酸。
  她仰头,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突然,从旁边伸出一只手按住她的肩膀,好友唐影脚步不稳的走到她面前,娇憨的笑道,“嘿……伊人,你陪我喝……我们喝醉了,就不会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简伊人闻言,干笑两声,举起手里的杯子和唐影的轻轻碰了一下,“喝!今天我舍命陪君子,不醉不休!”
  ……
  等钟卿月赶到的时候,简伊人和唐影已经酒过三巡,面前摆放着横七竖八的酒瓶,刚刚靠近她们身边,就闻到一股浓重的酒味。
  钟卿月诧异的望着简伊人,唐影糊里糊涂的被人破了一层膜,来酒吧买醉就算了,她怎么也跟着瞎掺和?
  “好了别喝了——”
  钟卿月望着简伊人又伸手拿酒瓶的样子,她赶紧将酒瓶从她手里抢走。
  简伊人转过头去,睁着眼睛魅眼如丝的看着眼前的钟卿月,突然就痴痴地笑了开来。
  “小月儿,你来了,快来陪我们喝酒!”
  “还喝?你是想醉死过去吗?!”
  钟卿月觉得头疼。
  安抚着简伊人,唐影又爬上桌上闹,等把她拉下来,简伊人又爬了上去,两个人醉醺醺的,嚷嚷着还要再喝。
  没办法,她只好打电话搬救兵。
  “钟卿阳,你现在马上来‘最后’一趟,快点!”
  ……
  楚凌臣回到家,十分意外房间里没有人。阳台的窗户大开着,卧室的被子折叠的整齐有序,冷冷清清的像是根本没有人睡过。
  佣人燕嫂告诉他,少奶奶昨天出去之后就没有再回来……
  楚凌臣顿时皱眉,借燕嫂的手机给简伊人打了个电话,却提示对方无人接听。
  再打,还是无人接听。
  简伊人现在不止敢夜不归宿,还敢不接他电话了!
  “她有没有说自己去哪儿?”楚凌臣目光微冷,隐藏着生气。
  “没有。”
  燕嫂话音刚落,楚凌臣就气的踢了一脚旁边的沙发。
  “简伊人你好样的,有本事就永远别回来!”
  楚凌臣强压下胸腔里的怒火,烦躁的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
  “少……少爷……”
  燕嫂紧张的握着手指,脸上的焦急显而易见,还没开口眼泪就掉了下来,“少爷,我儿子生病了,我可以不可以请一段时间的假?”
  楚凌臣几不可见的蹙眉,淡淡的“嗯”了一声,然后往楼下走。
  燕嫂如获大赦般,收拾好东西便急匆匆的离开了。
  楚凌臣在楼下客厅里走了一圈,意外的发现窗帘的颜色变了,家具的摆设和格局也变了,他皱眉,心中的怒气更甚。
  呵,她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离婚?
  意识到这点,楚凌臣的脸色彻底沉下去。
  他手机在国外被人偷了,换了新手机后又没有她的号码,原本以为她会因为联系不上他而担心,却没想到人家压根就不在乎!
  没有他在,反而玩的更开心!
  楚凌臣气的胃疼,他走到冰箱前,发现冰箱的柜门上还贴着一张便利贴,上面详尽的写着他的喜好。他心里的憋屈终于散了一些,打开冰箱,却愣住了,里面空空如也,别说吃的,就连一包方